175328159  

▲ 生涯後期,每回倒地都是教練心中的痛

「當時我告訴琳恩(Lynn McHale)自己有多興奮,告訴她自己身體的狀況有多棒,」麥克海爾提到在明星周末時,他與妻子共度晚餐時的對話,他甚至為了接下來的西征買了好幾套搭配的新衣裳。「但下半球季的第一場比賽,我就撕裂了自己的腳踝,事實上,這可說是我職業生涯的句點。」

面對超音速隊的比賽,在柏德(Larry Bird)正式歸隊先發下麥克海爾繼續在板凳上扮演替補中大前鋒的角色。

就在麥克海爾自信滿滿展開自己的下半球季時,第三節結束前落地時他的左腳踝踩在了超音速隊替補後衛施瑞特(Sedale Threatt)的腳上,滿臉痛苦的麥克海爾跛行穿過混亂的球場回到板凳區上,接著在訓練員賴瑟特(Ed Lacerte)陪同下進到了休息室。

「歐!不!」總教練福特(Chris Ford)無助的吶喊。「別又來了。」

好不容易捱到柏德歸隊,沒想到才一場不到的時間,塞爾提克的第二號人物又因為腳踝受傷而倒下,這怎不讓福特感到挫折。

在那個運動尚未真正專業化的年代,球員的動作並不那麼精準,有一個觀點認為麥克海爾與柏德之所以容易受傷,便是因為他們習慣用腳趾做為跑步時的著力點,讓他們的腳踝與阿奇里斯腱承受過多的壓力,特別是這些年兩人一直長時間超時工作,更讓問題加劇。在經歷1986年的阿奇里斯腱受傷跟1987年在腳踝受傷後還繼續帶傷上場後,麥克海爾的腳踝一直沒能完全痊癒,韌帶更是磨損到幾乎沒有辦法固定或支撐,只能靠著層層的包紮讓麥克海爾能夠正常出賽。

「如果將傷勢的嚴重程度分成一到十,這樣的扭傷對一般人可能是二最多是三級,」訓練員賴瑟特說。「但對麥克海爾的腳踝而言,如果以同樣的尺度衡量,原本的兩到三級的傷害就幾乎等同於六級的危害。」

「我一拐一拐的走回休息室,在西雅圖中心競技場,這距離就更遙遠了。不過三十秒鐘的時間,我的腳上就腫了個高爾夫球大小的包,」麥克海爾說。「我要賴瑟特幫我包紮,我要試著跑看看,但他說:『歐!我想這不大可能喔!』這真是難人沮喪,我想要上場,這就是我,這就是我的礦工老爹深植在我內心深處的信念。他可以每天都上礦場工作,沒有休息過一天。我已經賺了大把鈔票,但如果我的狀況打折扣後還能對球隊有幫助,我會毫不考慮的上場。」

「不能上場對我真是難受,當然,我知道帶傷上場是件愚蠢的事情,當不該上場時卻上場不是件聰明的事情,但如果這就是最糟的情況,我想我會說自己有個不錯的籃球生涯。」

第三節結束塞爾提克還小幅落後給超音速隊,但離場時麥克海爾的狀況正佳,已經攻下了13分並敲出了5次阻攻。第四節塞爾提克開始扭轉戰局小幅領先,靠著柏德的三分球將比分拉開到四分,但超音速隊的板凳射手強森(Eddie Johnson)在最後一分鐘近乎不可能的三分球讓超音速隊追成112:111只落後一分。

最後12秒,塞爾提克發球進場後準確的找到柏德,超音速隊立刻採取犯規戰術,站在柏德背後的強森揮舞雙手誘導球迷大聲的鼓譟,但早已習慣在鎂光燈下作業的柏德穩健的罰進兩球,讓塞爾提克在下半球季奪得首勝。

但麥克海爾的退場卻讓這波西征蒙上了一層陰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