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455  

▲ 有這樣不錯啦,二十年前我在客場的時候.......

離開波士頓,塞爾提克也像其他球隊一樣在客場遭遇些麻煩,特別是直到八零年代末期,當時的通訊設備既不發達,也沒有電腦能夠幫助球隊運行,更沒有網際網路可以即時連繫,如果以現在的觀點回顧當時,可說是相當的不職業化,但這也是當時NBA球員生活中最有趣的部分之一。

例如在明星賽後,塞爾提克開拔到了西雅圖,當球隊依照預定行程在上午抵達球館準備練習時,才發現主場的超音速隊也剛好準時出現正要展開早上的練球。當然,身為客隊的塞爾提克只能站在一旁乾瞪眼,看著主場球員換裝上場熱身練球。

花了好一番功夫,當時還不滿三十歲的球隊器材經理兼旅遊秘書黎波斯(Wayne Lebeaux)終於找回了開著球隊巴士到便利商店打盹的司機,再打了幾通電話,經過幾番協調後,黎波斯終於幫塞爾提克在西雅圖競技場附近的心理健康中心找到場地練球。

「心理健康中心?」助理教練凱西(Don Casey)打趣的說。「當我離開快艇隊時感覺自己就像經歷一趟療程。」

「你們知道誰開始早上練球這習慣的嗎?」總教練福特試著轉移大家的注意力,也順便替黎波斯解圍。「夏曼(Bill Sharman,塞爾提克前明星得分後衛),當年他執教的72年洛杉磯湖人隊還寫下33連勝呢!」

「NBA史上的黑暗日,」一向不喜愛戀球的麥克海爾(Kevin McHale)極度不認同的搖頭。「非常黑暗的時刻。」

很多時候,球員與教練在場邊窮嗑牙的對話往往比場上的垃圾話更有趣,又或者,這正是球員們磨練的時刻。

「嘿!凱文,講正經的,」跟著福特在明星賽中擔任助理教練的凱西問著。「在明星賽中有教練認真的執教是甚麼感覺?」

「ㄜ,非常有去,凱西,」麥克海爾說。「我已經打過七次明星賽,不像你,這可是你籃球生涯的高潮呢!」

「是啊!」凱西滿是回憶的說。「就好像第一次進到球館打球一樣。」

「我真的一點感覺也沒有,凱西,」麥克海爾繼續在助教的身上灑鹽。「因為這真的沒那麼重要。我想我的墓誌銘上可不會寫著:『他是NBA東區明星賽優勝的一員。』」

心理健康中心的練球環境差強人意,球場邊界就是高聳的牆壁,讓史密斯(Michael Smith)與甘波(Kevin Gamble)起鬨玩起「超級擦板球」遊戲,即使練完球後,在回程的巴士裡塞爾提克隊員還是不停的取笑著一臉尷尬的黎波斯。

「這沒啥大不了的吧!各位,」好心的福特替黎波斯開拖著。「我們還是按照計畫結束練習啦。」

「你知道嗎?Doc。」柏德(Larry Bird)在一旁取笑著說。「你真是個爛好人,換成是費區(Bill Fitch)早就把他五馬分屍了!」

1997年皮提諾(Rick Pitino)接手塞爾提克後,黎波斯與其他老塞爾提克人也遭到解雇,藉由擔任過往旅遊秘書時與各界建立的良好關係,黎波斯成功的轉行幫搖滾巨星「Boss」史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擔任旅途管理。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