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839  

▲ 肌肉戰對防守起家的麥克海爾從來就不是問題

1990年一月七號,也就是塞爾提克大屠殺太陽隊後不滿一周,一直飽受背傷痛苦的大前鋒柏德(Larry Bird)終於不支倒地,毫無預警的未隨隊飛往紐約做客。波士頓的地方報記者在深夜從電視新聞中聽到消息後氣急敗壞的聯繫球隊高層,在一陣兵荒馬亂後高層依舊三緘其口,讓氣氛格外詭譎。

雖然年輕的搖擺仁甘波(Kevin Gamble)、路易斯(Reggie Lewis)在進攻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一起扛起二、三號球員的重擔,讓柏德可以在這個球季裡轉而擔任大前鋒,避開跟不上年輕小前鋒的窘境,但塞爾提克的下一代長人卻還沒出現。上個球季的新秀史密斯(Michael Smith)雖然具有得分潛能,但防守卻是高不成低不就,對抗性比不上更高壯的黑人大個,速度又跟不上小號的前鋒,另一個本格的大前鋒皮克尼(Ed Pinckney)的績效欠佳,兩人都讓總教練福特(Chris Ford)為之卻步。

少了柏德,總教練福特在飛往紐約做客尼克隊前把腦筋動到了麥克海爾(Kevin McHale)身上。

「你會搞亂我的節奏!」當福特向老友提到轉任先發的主意時,麥克海爾應著。

「我問他是否是認真的?」福特無奈的說。「誰知道凱文什麼時候是認真的。」

不過,麥克海爾對於對上尼克隊頗有興趣,因為他對負責防守自己的肌肉派大前鋒歐克里(Charles Oakley)的打法頗有意見。當時麥克海爾時常向裁判抱怨年輕球員越來越多的「拉手防守」,在禁區裡用手拉住對手的手,而歐克里正是箇中高手。

「本質上,籃球應該是個到處跑動的比賽,」麥克海爾解釋。「這是從小到大學習到的觀念,當你八年級或是九年級時,在場上就是盡情的跑,我想很少會有九年級的教練會找來兩個小孩關在一起,要兩人在場上打得頭破血流。我想這是聯盟當前最大的問題,裁判允許太多的抱、推動作。聯盟裡再也沒有具創意的低位動作,因為背後總有個傢伙將兩手放在你的背上,在用膝蓋頂助你的屁股。」

「嘿!我不是說自己不會如此,當我們面對尤英(Patrick Ewing)時,我也會用些招數對付他,」麥克海爾接著說。「抓他、擒抱他,這些時候讓我羞於承認自己是個籃球員。」

面對越來越激烈的粗暴防守,麥克海爾還是有應對的方式,他趕在這些傢伙撲上來苦苦糾纏前用翻身跳投擊垮他們。

「不下球,不做任何多餘的動作,」麥克海爾說。「像歐克里這些傢伙一點機會也沒有,我就是在十呎外跳投,就像平常我面對克萊恩(Joe Kleine)或是皮克尼(Eddie Pinckney)那麼簡單。」

這場比賽重返先發麥克海爾出賽了43分鐘,以六成的命中率攻下全場最高的28分與11個籃板,同時還外帶了3次阻攻。最後一次阻攻是在比賽結束前兩分鐘,麥克海爾一巴掌將尼克隊替補控球傑克森(Mark Jackson)給搧得老遠。這績效徹底比下了歐克里的7分8籃板,塞爾提克也以101:87輕取了尼克隊。

由於麥克海爾轉任先發,替補中鋒克萊恩(Joe Kleine)早早就上場替補,但尼克隊中鋒尤英(Patrick Ewing)第二節開始不久的一肘讓克萊恩的鼻子血流如注,不得不退場休息。

「喔!克萊恩大概以為自己回到阿肯色(大學),」麥克海爾賽後大開玩笑。「他在麥迪遜花園廣場大喊:『嘶咿咿!嘶咿咿』」

「我想不出籃球史上有哪個傢伙,我是說包括張伯倫(Wilt Chamberlain)、羅素(Bill Russell),能夠在低位擋住凱文,他真是難以置信。」幾分鐘後,拎著包包離開休息室的克萊恩說,當然,他聽到了轉述,搖頭如波浪鼓的說。「但,老兄,那個渾蛋真的講很多垃圾話,對吧?」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