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671  

▲ 時光飛逝,英雄也終有遲暮的一天

柏德(Larry Bird)歸位,也代表了球隊的先發小前鋒將不再是路易斯(Reggie Lewis)的工作,整個球季,路易斯就在先發得分後衛與替補小前鋒間不斷的搖擺。

「一開始,這真的讓人十分困擾,」路易斯說。「沒人搞得清楚誰會在場上,又甚麼時候會在場上。」

這問題不僅出現在路易斯身上,而是普遍的存在整支球隊。總教練羅傑斯(Jimmy Rodgers)試圖調整過往主力球員的高出場時間,也試圖將速度融入這支運作多年的機器,這些都是一年前當他接掌總教練時所許下的承諾,但這些也都代表著,柏德將不再是過往那個隨時隨地都可以隨心所欲拿球的柏德。

雖然羅傑斯的立意良善,也都針對塞爾提克的缺點,但要像柏德這樣的大球星接受這樣的轉變卻非易事。特別是在蕭爾(Brian Shaw)遠走歐洲後,這支球隊的主控是高齡35又傷痛在身的強森(Dennis Johnson),替補的貝格利(John Bagley)從訓練營起身材就完全走樣,最後,球隊還是得要依靠柏德來指揮進攻,更要依靠四名老將來主打,讓羅傑斯不得不在理想與現實中不斷的搖擺。

球隊裡那些逐漸發光發亮的年輕球員,正是在柏德缺席的上個球季理出頭,柏德的強勢復出讓球隊的氣氛更形詭譎。多年征戰的隊友都能感受到柏德的不同,那股急於證明自己還是球隊「那個人」的情緒讓柏德不再是過去的「那個人」,而動刀後的雙腳也讓柏德在防守時更慢上半拍,跟其他老隊友一樣,長年超時工作又帶傷上陣正快速的吞噬著這歷史上最偉大的球員之一。

與隊友的關係緊張,柏德跟羅傑斯間的摩擦日益表面化,在一場比賽裡柏德更甚至以拒絕出手來凸顯自己的不滿,這讓球隊的化學效應更形惡化。

「那時是我唯一一次對柏德感到氣憤,」麥克海爾多年後說。「他試著去做每件事情,而不是讓事情自然而然發生,這傷害了球隊。這是件困難的事情,當時,他試著完成太多事情,在他全盛時期,他可以輕鬆的做到這些。但那時是我記憶裡唯一一次告訴自己:『拜託,大鳥,好好打球。』因為,當他專心打球時,他是最棒的。我認為球隊需要些其他的元素,我不知道是啥,但羅傑斯總教練也想增加些元素,他明瞭球隊的狀況。」

「那時,我們的管理階層並不那麼有效率,羅傑斯處在一個毫無勝算的局面,」麥克海爾說。「第一年,大鳥因為阿奇里斯腱倒下,他試著讓蕭爾有更多的機會,最後導致安吉(Danny Ainge)被交易。隔年,蕭爾遠走義大利,有太多的事情超出羅傑斯總教練的掌控,也超出我們的掌況之外。也許這就是讓人如此挫折的緣故。過往,我們好到總能讓所有的事情在自己的掌握中,但當時,也許我們沒有那麼好。」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