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671  

▲ 一直安於扮演配角的麥克海爾,成了柏德口中的戰犯

場上不順遂,但塞爾提克場外的風暴正方興未艾。

柏德(Larry Bird)在第三與第四戰賽後向媒體批評麥克海爾(Kevin McHale),這是自1983年季後賽麥克海爾醞釀出走後,柏德第一次公開的批評自己的前場搭檔。

「麥克海爾根本不想在客場的第四節裡拿球!」柏德說,他認為麥克海爾在這兩場比賽裡不夠努力,沒有盡全力替自己製造空檔,沒有盡全力的在禁區取分,讓塞爾提克在這兩戰裡打得格外艱辛的原因。

跟其他低迷的隊友相比,第三戰攻下17分5籃板,第四戰拿下22分12籃板的麥克海爾表現也許因為輸球而不盡如人意,但也不至於到讓人公開批評宛如戰犯的地步,不光是媒體好奇,隊友也摸不著頭腦。

作為波士頓在八零年代唯一的神,柏德的評論很快的發酵。當第五戰塞爾提克在波士頓花園廣場落敗時,場邊的部分球迷開始起鬨噓起麥克海爾,甚至有些球迷以「懦夫」嘲弄。

對主場意識鮮明的波士頓而言,這麼針對自家球星的舉動格外引人側目。

「我曾經質問過柏德,但他並不願意為此道歉,」球隊裡少數同時能與柏德和麥克海爾交好的安吉(Danny Ainge)說。「柏德有個特質,就是他相信自己所說的話,而且絕不會退縮。我實在搞不懂,他們是籃球史上最好的鋒線組合之一,甚至,可能是最好的一組,但就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但不可否認的,老鷹隊的威利斯(Kevin Willis)隊防守麥克海爾極有一套。七呎的威利斯主打大前鋒極有優勢,雖然他一雙短臂與麥克海爾天差地遠,但他完全不向七呎長人的機動力卻成功的騷擾了麥克海爾。

「麥克海爾是個很懂得卡位的球員,他知道如何利用臀部讓防守失去重心,」威利斯說著自己的觀察。「但關鍵是,塞爾提克得要有人把球扔給他才成。」

在輸掉主場的第五戰後,以二連勝展開系列的塞爾提克意外的面臨了退無可退的壓力。例行賽裡塞爾提克的客場成績勉強以21勝20敗低空飛過五成標竿,前兩戰在亞特蘭大雖然試圖從後追趕,但全隊疲憊、衰老的形象卻深深的烙印在所有人的心裡。

老鷹隊的主場擠入了滿場的16,541名觀眾,兩隊打來一路糾纏,塞爾提克修正了前幾戰浪投的毛病,兩隊互相交換優勢,在麥克海爾砍下19分的表現下,打完上半場塞爾提克還以一分領先。

雖然老鷹隊後衛瑞佛斯(Doc Rivers)在第三節包辦了球隊前七次進球,但在隊友沒能跟上腳步下,塞爾提克靠著一波6:0攻勢取得76:66領先。但此時塞爾提克卻陷入危機,中鋒派瑞許(Robert Parish)在剩下6分41秒時吞下四犯,逼使總教練換上菜鳥阿瑞斯(Mark Acres)遞補,但1分10秒後,麥克海爾也同樣四犯下場休息由羅柏茲(Fred Roberts)入替,讓塞爾提克的禁區頓時失去依靠。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