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328167  

▲ 即使滿是傷兵,公鹿隊還是難以抵擋塞爾提克(圖為86年季後賽)

<前情提要>第四戰率先聽牌的塞爾提克意外的在主場輸掉了第五戰,結束了在波士頓花園廣場的連續33勝紀錄。第六戰在客場敗給密爾瓦基公鹿隊後,塞爾提克被逼入了第七戰,白白尚失了讓傷兵與老將的機會。

儘管第七戰回到塞爾提克堅若磐石的主場,但有第五戰失手的前例,即使是波士頓死忠的球迷都不再那麼篤定,畢竟,這支球隊的傷痛已經逼近極限。

實際上,塞爾提克也並不因此就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由於禁區雙塔麥克海爾(Kevin McHale)與派瑞許(Robert Parish)的腳部傷勢逐步惡化,在面臨背水一戰的情況下,停戰四場的禁區主力替補華頓(Bill Walton)也不得不隨時準備上場。但儘管如此,第七戰裡塞爾提克居然又有了新的傷兵,前一場食指脫臼的主力得分後衛安吉(Danny Ainge)在第三節因為膝傷退場不克再戰,在主力球員不斷的累積傷勢影響下,直到第四節還有5分52秒時塞爾提克還以108:100落後。

「我從來不在這種時候過度擔憂,」麥克海爾回憶說。「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在進攻上你得要持續得分,在防守上則得要阻止對手繼續得分。儘管落後八分,但我可沒有看過哪個人曾經完成過八分打。」

麥克海爾此時在低位拿球,用他招牌的半跳半勾球進同時製造公鹿隊中鋒西卡瑪(Jack Sikma)的犯規完成三分打,這次進攻開啟塞爾提克反攻的號角。頂替安吉的替補後衛希克丁(Jerry Sichting)挺身而出,連續在外圍投籃得手,而主將柏德(Larry Bird)在六呎五吋的普雷西(Paul Pressey)六犯下場後更是如出閘猛虎一般頻頻單吃。

更重要的是此時球隊的招牌防守再度奏效,讓公鹿隊最後九次出手都落空,最後5分26秒只靠著罰球再攻下三分。

最後,塞爾提克以119:113擊敗公鹿隊打入東區冠軍賽。

「希克丁投進兩個關鍵外線,」總教練瓊斯說。「但防守才是真正救了我們的關鍵。」

「防守早已成了我們的正字標記,」麥克海爾賽後說。「也許我們因為受傷沒法有最棒的演出,但我們永遠奮戰不懈。」

「我想這場比賽充分展現了我們的膽識,」麥克海爾接受訪問時說。「你看看我們的球隊,就像自由落體般快速向下墜落中,當安吉跌落場外時,他得要在我們扶持下才能起身。」

「我們今天甚至用上了華頓!」柏德賽後一臉不可思議的對記者說著。「我一直以為他早已行將就木,但我們居然連他都用上了!」

先發主力的重要性在這場比賽再度展露無遺。頭號主將柏德攻下31分、10籃板與8助攻近乎大三元的成績,大前鋒麥克海爾則有26分15籃板(10個進攻籃板)、派瑞許(Robert Parish)有23分19籃板4阻攻(11個進攻籃板),主控強森(Dennis Johnson)則有19分與10次助攻的成績。

「ㄡ!我的天老爺!」當公鹿隊總教練尼爾斯(Don Nelson)知道塞爾提克在籃板上以57:27徹底擊潰了公鹿隊時,大驚失色的說。

「受傷的麋鹿是最危險的,更何況我們還有足夠的氣力活下去。」麥克海爾說。「我只能說,我們的處境還是比公鹿隊好多了。」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