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328207  

▲ 華頓帶給了塞爾提克光明,也帶給了塞爾提克黑暗

「你覺得怎樣啊?」塞爾提克老闆蓋斯頓(Donald Gaston)在第二輪面對公鹿隊開打前一天問在場邊看著隊友練球的麥克海爾(Kevin McHale)。

自從芝加哥公牛隊的隊醫何佛倫(Dr. John Hefferon)判定為壓迫性骨折後,麥克海爾就暫停所有籃球運動,但每天媒體關注的焦點,還是麥克海爾何時可以重返球場。

因為誰都清楚,沒有麥克海爾,憑著塞爾提克僅存的六個半人軍團在季後賽是成不了大事的。

是的,那個半人是同樣帶傷硬打的老中鋒華頓(Bill Walton)。

當第二輪對手密爾瓦基公鹿隊還在與死敵費城七六人隊進行第五戰殊死戰時,波士頓正因為麥克海爾的腳傷而鬧得天翻地覆。

「X光片顯示,麥克海爾的右腳有一個早已存在、並未移位、但並未完全斷裂的骨裂,」塞爾提克發言人魏斯(Jeff Twiss)在五月三日說。「醫生表示這骨裂與麥克海爾在上週日第二戰的腳踝受傷無關,但並不清楚骨裂發生的原因。」

魏斯並表示麥克海爾,目前正在接受特殊機器進行物理治療,並希望透過冰敷與休息能讓傷勢趨緩,但尚未確定是否能在第一戰裡出賽。

「到明天之前一切都還是未知數,」總教練瓊斯(K.C. Jones)在練習後接受訪問時說。「麥克海爾在三人練習時也沒出現,對我而言,這暗示了他可能還沒準備好要再次上場。」

雖然過去六個禮拜瓊斯教練都毫無顧忌的讓麥克海爾每晚打上四十分鐘,但面對記者,他還是強調如果會影響麥克海爾往後的正常出賽,自己會選擇讓他繼續休息。

「如果麥克海爾沒有出賽,我會感到十分訝異,」公鹿隊的總教練尼爾森(Don Nelson)在系列戰開打前說。「但即使他不上場,依然會有另一個好球員代替他出場比賽。」

雖然球隊尚未宣佈,但隊友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凱文看起來不像是能夠上場比賽的模樣,」隊友柏德(Larry Bird)說。「但我們會沒事的,我們也曾經在沒有凱文的情況下比賽。防守上,如果我們能夠更積極的跑位,互相幫忙防守,我們會挺過去的。唯一的問題是公鹿隊的好手如雲,我們得要設法阻止他們不停的快攻。」

新的腳踝扭傷與原本的壓迫性骨折讓麥克海爾缺席了第二輪對公鹿隊的第一戰,經過一周半的修養,麥克海爾直到第二戰才以替補身分登場。雖然麥克海爾六犯提前離場,但塞爾提克兩場都贏得了勝利。

但此時塞爾提克卻接到另一個噩耗,在禁區缺人下,趕著在四月復出的老中鋒華頓在第二戰裡只出賽11分鐘就離場,隔天就前往醫院接受檢查後發現在1978~1982年讓華頓幾乎完全無法出賽的左腳踝舟骨出現不完全的骨裂,但究竟是何時受傷並不清楚。

「現在,我們有了另一個難題:華頓的腳傷加劇,」總教練瓊斯說。「當上半場我發現他走路有些異樣,我立刻將他換下場休息並停止出賽。」

「我知道自己的腳踝有狀況,」賽後華頓說,他雙腳都浸泡在冰桶裡。「我不知道是何時或是如何發生,我的左腳踝在上半場開始困擾著我。」

, , , , ,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