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328215  

▲ 86年10月,三巨頭與麻州州長杜凱基斯(Michael Dukakis)一起拍攝反毒影片

拜爾斯(Len Bias)的入隊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塞爾提克雖然一路秋風掃落葉般的拿下總冠軍,但全隊賦予重任的主力球員們的平均年紀卻已經在聯盟裡名列前矛。

最資深的中鋒派瑞許(Robert Parish)打了10個年頭已經33高齡,鐵衛強森(Dennis Johnson)32歲,兩人加上同為34歲的主力替補華頓(Bill Walton)與魏特曼(Scott Wedman)都將逐漸邁入衰退期。

大主將柏德(Larry Bird)雖然剛跨入30大關,按理說是職業球員正成熟的時刻,但他拼命三郎似的打法讓他的身體早已經傷痕累累,折舊速度遠勝其他球員。而先發五虎中較年輕麥克海爾(Kevin McHale)與安吉(Danny Ainge)也分別29、27歲,以籃球員而言都是已逐漸邁入成熟期,不再是年輕小夥子。

在這樣的背景下,年輕又活力十足的拜爾斯對塞爾提克而言意義非凡。他的角色將像是八連霸中期入隊,在老前輩羅素(Bill Russell)、庫西(Bob Cousy)、韓森(Tom Heinsohn)的羽翼下從替補打起,最後一肩扛起七零年代領導重擔的名將哈維契克(John Havlicek)。

一種承先啟後的歷史地位。

選秀會後,大主將柏德立刻告訴奧貝克自己將參加新球季的菜鳥訓練營,就像當年他入隊時老前輩考文斯(Dave Cowens)刻意參加菜鳥訓練營一般,將象徵球隊未來的擔子交到拜爾斯手上。

就這樣,剛拿下總冠軍的塞爾提克雙喜臨門,霸業眼看著就可以無縫接軌的延續到九零年代,但誰也不知道這是惡夢的開端。

選秀會後拜爾斯飛往波士頓進行例行的拜會行程,並到剛簽下百萬美金合約的銳跑(Reebok)總部拜訪,當拜爾斯搭機回到馬里蘭大學時已經是深夜十一點半,但此時,屬於大學生的慶祝晚會才將開始。清晨6點33分,一通緊急報案電話打入了911,三分鐘後,一輛救護車疾駛入馬里蘭大學校園,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8點55分,里蘭紀念醫院的醫生正式宣佈了拜爾斯的死訊,但在此之前,德萊塞爾沉重的撥了通電話給鄭在酣睡中的塞爾提克總裁奧貝克(Red Auerbach)。

「我整個人像是自由落體般,我的胃翻攪著,這事不應該發生的!」半夢半醒,一度以為德萊塞爾在開玩笑的奧貝克對著記者形容當時自己的感受。

解剖結果,拜爾斯死於古柯鹼使用過量造成的呼吸困難與心臟病,當時拜爾斯體內的古柯鹼血液濃度高達每公升6.5毫克。但,沒有人知道拜爾斯有使用古柯鹼的習性,事實上,儘管球員工會禁止,但塞爾提克、尼克隊與勇士隊都曾經對拜爾斯做過毒品測驗,但拜爾斯都輕鬆過關。

塞爾提克的惡運還不只這一樁,冠軍球季結束後魏德曼(Scott Wedman)接受了手術治療移除腳後跟骨刺,雖然趕上了開季,但只打了六場比賽就進入了傷兵名單,整個球季未能再出賽。

不僅少了二、三號替補,塞爾提克也失去了一年前大費周章換來的中鋒華頓(Bill Walton)。職業生涯飽受傷病痛苦的華頓在漂亮的替塞爾提克奪冠後,積極的在暑假裡健身備戰,九月份華頓提前到希臘學院(Hellenic College)的訓練營報到,並與派瑞許一起練習。就在訓練營正式展開的一週前,在兩人的一對一練習裡,派瑞許使出招牌的翻身跳投,華頓試圖封阻時右手就這麼敲在老酋長的手肘上,華頓被緊急送到醫院檢查,最後確認為右手小指骨折。無法進行任何籃球活動的他只能以腳踏車健身,積極努力的他最多曾經一天騎上八小時,但卻也因此導致了舟骨壓迫性骨折,最後在十二月進行顯微手術。

雖然華頓趕上在三月復出,但只打了10場例行賽,東區冠軍賽系列也只出賽一場,1987年再一次的手術讓華頓再也沒能站上NBA的舞台。

幾個月之間,剛奪冠的塞爾提克就由雲端跌落,不僅損失了兩名老將,更失去了球隊未來的希望。

, , , ,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陳胖
  • 嘖嘖嘖...老賽黑暗的10年= =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