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365  

▲ 如果換成86年的塞爾提克,練習都會是一種樂趣

華頓(Bill Walton)對球隊的影響隨著時間慢慢的日漸顯著,特別是在球隊練習時,有了華頓的板凳隊(Green Team)與先發群(Stat Team)打來格外激烈。

「華頓讓我們的練習變得非常非常棒,」同為板凳的替補搖擺人魏德曼(Scott Wedman)多年後回憶說。「我們的練習賽對抗激烈,每個人都不停的互相飆著垃圾話,即使是在練習賽裡,每個人都十分在意輸贏,這讓這支球隊變得更好。那年我們在主場是40勝1敗,很大一部分得要歸功於我們的練習方式,競爭激烈的程度跟許多例行賽已經不相上下,因為每個球員都希望能有最好的演出。三巨頭雖然是球隊的主軸,但替補球員還是希望能在他們面前贏球,而我們也真的贏了不少。」

有一回,魏德曼曾與柏德(Larry Bird)一對一較量,手感正順的他大幅領先柏德,但此時突然進來一個攝影師要拍攝宣傳用的球隊練習畫面。

「這下,你的麻煩大了。」柏德冷冷的轉身對魏德曼說著。只見柏德連續砍進五個外線,結束了比賽。

不光是華頓、魏德曼這樣的老將,年輕的球員們也透過練習賽學習成長。

例如麥克海爾(Kevin McHale)會在敲了替補搖擺人佘契爾(David Thirdkill)一記火鍋後,自己抓下籃板將球送回到佘契爾手上。

「嘿!大衛,再試一次,」麥克海爾嘴上不饒人說。「讓我們看看你還有什麼比這爛把式更好的招數。」

只看見被激怒的佘契爾拿起球要找先發球員討回公道,練習也就在這樣激烈的氣氛下持續進行著。

「練習賽裡有很多的趣事,但競爭也十分激烈,」替補中鋒凱特(Greg Kite)說。「我們從擊敗先發球員跟對當裁判的助理教練福特(Chris Ford)抱怨中獲得不少樂趣。綠隊總是能夠在比分上超前,直到柏德、麥克海爾或安吉(Danny Ainge)開始想辦法作弊欺騙福特。雖然我們總是拿彼此來開玩笑,但當我們上場打球時,可都是十分認真的。」

不僅是替補球員,塞爾提克的先發球員也享受著練球的樂趣。

「當輸球時,沒人希望就此離開球場,你會想辦法找其他事情繼續練習下去,」控衛強森(Dennis Johnson)也說。「我們會說:『嘿!傻蛋!我們來玩一對一吧,我會把你撕成碎片。』但是,也就是這些小事情讓我們緊緊相繫成一支球隊。」

「如果可以,我願意此生每一個球季都跟86年的這支球隊一起打球,」麥克海爾曾經這麼回憶著說。「我永遠也不會感到疲累,這些隊友,這支球隊的化學效應,如果每年上帝給我一個願望,我會選擇跟這支球隊再來一回。如果我們能夠整個球季都專注在球場上,我們可以拿下72勝,只是,人沒法永遠的專著,特別是我們隊上有許多自由的靈魂。」

當然,我們知道,這支球隊最自由的靈魂自然非麥克海爾莫屬。

「這個球季,」麥克海爾多年後回憶這一年。「老實說,幾乎就是所有能在籃球這運動上享有的樂趣。」

,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對了 我可以轉貼您的文章嗎?
    讓更多人看到
  • Sure, 歡迎轉貼..也感謝您喜歡這系列文章

    vantora 於 2012/08/31 21: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