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649  

▲ 華頓與四大主力一同在板凳休息

如果以資歷算,1974年就入行的華頓(Bill Walton)在塞爾提克裡面算是老前輩,全隊只有與他同年近NBA的魏德曼(Scott Wedman)較他資深,但如果把華頓在UCLA時的豐功偉業給納進來,華頓跟這群隊友比起來幾乎可以說是上個世代的傢伙。

但麥克海爾(Kevin McHale)、柏德(Larry Bird)與安吉(Danny Ainge)等其他隊友從沒有放過在華頓身上找樂子的機會。

「這情況在每支球隊裡都會發生,但在塞爾提克最棒的地方就是你還能夠把這些事情給端上媒體公開調侃隊友,」多年後華頓接受訪問時提到塞爾提克的不同之處。「通常將這些事情在媒體面前公開往往得要非常小心,特別是如果其他球員對自己的能力沒有足夠的自信的話,更是如此。職業球隊裡的同袍情誼與隊友情誼是一種非常特別而巧妙的關係,但將事情放上媒體卻可能造成巨大的傷害,如果有隊友無法理解這一切都只是大夥兒湊趣而已,最嚴重甚至有可能徹底摧毀一支球隊。許多人對於隊友公開說出自己的缺點十分介意,但這一點都不會困擾我,我一向不大在意這些,我明白這一切就是隊友間找樂子而已。」

「有些人就是反應機靈,機智風趣,例如柏德或是麥克海爾,這些傢伙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毒舌派。」

隨手舉個例子。

「我發現我們有個共通點,」有天柏德突然對華頓說。

「哪點啊?」華頓不解的問。

「我們都需要接受治療矯正,」柏德面不改色的說。「我需要個背部治療師,而你則需要個語言治療師。」

球隊練習結束後,麥克海爾、華頓與退休的哈維切克(John Havlicek)常會一起到柏德的家裡午餐,一起閒聊,消磨準備晚間的比賽(柏德與麥克海爾間的關係其實沒有媒體渲染的那麼差)。

聊天時,柏德與麥克海爾愛拿華頓的年紀來開玩笑,特別是華頓被認為是嘻皮年代的體壇代表,他們總愛用各種問題來質問華頓,問題從藥草茶到迷幻藥到種族問題,都是華頓「那個年代」的熱門話題。他們也愛用許多媒體的八卦話題刺激華頓,特別是過往在洛杉磯加大唸書、快艇隊打球的華頓對兩人而言就像是從報紙裡走出來的八卦人物。

兩人從當年的越戰等政治話題一路問到他與名媛赫斯特(Patty Hearst)的八卦,無所不問。

「嘿!比爾,」麥克海爾會這麼問。「所以,迷幻藥嚐起來是什麼滋味?赫斯特真的曾經待在你們家的地下室過?」

當麥克海爾的一連串問題讓原本就有口吃問題的華頓焦躁不安,左支右絀時,麥克海爾又會再補上關鍵的問題,讓華頓激動的跳腳。

「嘿!比爾,」麥克海爾故意問著。「尼克森(Richard Nixon)應該是我們曾有過最好的總統了吧!你同意嗎?比爾?」

華頓曾經在七零年代因為反戰而公開批評過當時的總統尼克森,當他慷慨激昂為自己的理念辯護時,只看到一旁的麥克海爾與柏德早已笑得樂不可支。

雖然口吃的華頓取代了毒舌一族的麥斯威爾,但球隊的笑聲依然不曾間斷。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