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328159  

▲ 成了旁觀者的麥斯威爾,讓塞爾提克做出交易

上個球季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受傷後,原本擔任中大前鋒替補的麥克海爾(Kevin McHale)順利頂上了先發大前鋒的位置,但已經31歲的中鋒派瑞許(Robert Parish)卻在季後賽裡陷入無人替換的窘境。派瑞許的出賽時間因此飆到了生涯新高(實際上,兩年後因為這個交易,讓派瑞許的出賽時間飆到更高),讓塞爾提克高層深覺應該找個可靠的替補來彌補麥克海爾轉任先發後留下的空缺。

另一個理由則是老紅頭(Red Auerbach)與麥斯威爾的關係因為球季的復健情況不如預期而惡化,在與快艇隊的交涉陷入僵局時,麥斯威爾又意外的拒絕參加新秀訓練營而讓兩人的關係瞬間降到冰點,在奧貝克的怒火下,讓這筆原本幾乎破局的交易終於成為可能。(相關資訊請<塞爾提克隨筆> Cedric Maxwell 的故事 (十三) 華頓之野望

滿身是傷的華頓讓媒體感到憂心,市場更傳聞當初湖人隊拒絕華頓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評估華頓滿身的傷勢過於嚴重,根本無法復原到能承受NBA等級衝撞的程度。當暑假初始華頓與塞爾提克高層展開連繫後不久,趁著老紅頭到舊金山參加聯盟會議時,華頓也飛到了舊金山接受塞爾提克隊醫希爾瓦(Howard Silver)醫生的全身健康檢查,檢查過過後希爾瓦醫師給出正面評價,讓塞爾提克高層安心的繼續完成交易。

「我在聯盟裡打滾了六年,但我從來沒看過這傢伙打過一場球,」麥克海爾促狹的說。「我曾經看過幾場他打球的錄影帶,但那還是捲只有黑白影像的帶子。」

當然,麥克海爾是知道華頓的。當他剛進入聯盟會選擇32號球衣,拒絕剛退休的老前輩考文斯(Dave Cowens)讓他繼承球衣的提議,原因也就是因為華頓的緣故。在他成長的年代,毫無疑問的,舉凡白人小孩只要有些高度,都會想要成為那個六呎十一吋,帶領UCLA橫掃四方的紅髮巨人。

華頓的入隊帶給總教練瓊斯(K.C. Jones)無比的陣容調整彈性,讓他隨時都能讓三大長人保持雙塔迎戰。

面對速度較慢的球隊時,瓊斯甚至可以同時讓麥克海爾、派瑞許與華頓三塔同時登場,而把六呎九吋的柏德(Larry Bird)移往得分後衛搭配六呎三吋的強森(Dennis Johnson),這組合堪稱歷史最高的組合,但場上五人優異的傳球意識,讓這組合雖高但卻一點也不緩慢。當在面對速度較快的對手時,總教練瓊斯則擺上希克丁(Jerry Sichting)、安吉(Danny Ainge)、魏德曼(Scott Wedman)搭配柏德與麥克海爾主打禁區,讓球隊能同時顧及速度與身材的考量。

除了有形的戰力外,華頓也帶給這支球隊除了柏德外的另一個堅強奪冠信念。麥斯威爾在八零年代前期的兩次總冠軍裡扮演重要的角色,但他平時的嬉鬧風格對球隊的氣氛的影響一向是毀譽參半。華頓不同,他加入塞爾提克為的就是給自己再一次爭奪總冠軍的機會,即使擔任替補,華頓不停的督促板凳球員在場上奮戰。在這個球季裡,當板凳球員登場時,往往也是塞爾提克開始大幅拉開比數的時刻。

華頓的加入,讓這支常勝軍又再次的找回屬於塞爾提克的榮耀。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