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591  

▲ 酒精,讓巴克納(28號)、柏德、麥克海爾串在一起

1984年的一月,塞爾提克全隊開拔到密爾瓦基作客,上個球季兩隊在東區準決賽遭遇,塞爾提克慘遭公鹿隊在主場大掛掃把給清盤出局,也促成了的塞爾提克大改造。由於這個淵源,因此NBA當局將塞爾提克再次造訪密爾瓦基當成重要賽事,不但安排全國電視轉播,並在選在週六中午闔家觀賞的時間出賽。 

密爾瓦基坐落於密西根湖畔,距離在蘇必略胡北方的希濱(Hibbing)約八小時車程,因此每當塞爾提克造訪公鹿隊時,麥克海爾(Kevin McHale)在家鄉的好哥兒們就會相約驅車前往密爾瓦基拜訪,一同享用家鄉的啤酒慶祝。 

週五晚上,麥克海爾的哥哥約翰、表弟金寶(Jimbo)、好友喬大個(Big Joe)與骷顱(Bones)按照往例一同南下找麥克海爾同樂。喬大個是明尼蘇達大學美式足球隊的前鋒,當時已經是個重達350磅的胖子。 

這次不同的是由於隊友巴克納(Quinn Buckner)曾經效力公鹿隊六年,因此巴克納扮演起嚮導角色,帶著好友柏德與麥克海爾的應援團一起造訪幾家他最愛的當地酒吧,就在喬大個與骷顱頭慷慨作東下,這群人喝到酒吧關門才回到飯店草草就寢。 

「我一直以為慶祝通常是在球賽『結束』之後才舉行,」新上任的總教練瓊斯(K.C. Jones)在早晨的賽前練習看到醉眼惺忪的三個人,對著在一旁準備球賽的廣播主播莫斯特(Johnny Most)說。「我只能祈禱公鹿隊的球員前一晚也在城裡狂歡了一晚。」 

那晚,一向以高命中率著稱的麥克海爾八次出手都落空,巴克納五次出手也只一球入網,而號稱在酒堆裡長大的柏德也僅十三投三中。全隊三大主力都以「酒駕」的狀態登場,塞爾提克只能倉皇而逃,讓公鹿隊再次以10887在主場痛宰了塞爾提克。 

當球員紛紛登上球隊巴士時,麥克海爾極力的避免與總教練瓊斯有任何眼神的交會,柏德與巴克納兩人則躡手躡腳的經過瓊斯的座位,躲在巴士的最後一排靜靜的默不吭聲。就在巴士離開飯店時瓊斯教練禁不住笑了出來,因為車外約翰、金寶、骷顱與喬大個正捧著成堆的空啤酒罐向昨晚的酒友們告別。 

公鹿隊的總教練,同時也是塞爾提克的退休名將尼爾森(Don Nelson),對,就是現在那個號稱「怪老子」的尼爾森,聽聞喬大個與「明尼蘇達幫」的事蹟後,開玩笑的要媒體記者傳話給喬大個。 

「告訴麥克海爾只要塞爾提克來密爾瓦基作客,」尼爾森說。「不管任何時候只要他想跟他的兄弟們喝上一杯,我不光是替他們買單,還會幫他在飯店訂好一間套房,當然,套房裡的冰箱會裝滿了各式各樣的好酒。」 

大部分的教練在這樣難堪的場面之後很難不關起休息室大門來個震撼教育,如果是火爆的前教頭費區(Bill Fitch),更可能是一場難以想像的災難。但新上任的瓊斯總教練並未如此,而是讓球員發自內心的自我反省。 

「全隊上上下下都知道我們為何慘敗的原因,每個球員都清楚有些人搞砸了,」瓊斯私底下說。「這對我們是個很好的教訓,我想每個人都感到羞愧、也覺得愧對我,因為我們在一場全國電視轉播上打得像是隻大爛隊。」 

也許就是這樣的態度,讓原本在費區高壓政策下喘不過氣來的塞爾提克球員們願意在未來的幾年內替瓊斯賣命。

, ,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h?
  • 寫好多好久喔! 連mchale本人都寫不了這摸多吧
  • 六零年代, 羅素、韓森、庫西甚至K.C. Jones都出過傳記,七零年代考文斯、Hondo也出過傳記, 但八零年代,幾乎所有的焦點都集中在大鳥一人身上, 即使是這白人城市的白人巨星, 麥克海爾也只是配角, 這實在十分有趣..但麥克海爾是個非常有意思的傢伙, 柏德也是非常了不起的傢伙, 特別是看了這幾天的紛擾, 才能明白這八零年代有多難能可貴

    vantora 於 2012/07/12 23: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