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328135  

▲ 曼格里恩1979年買下塞爾提克過半股權後至現場看球,一旁是奧貝克,前排則是柏德與經紀人沃夫

為了對抗尼克隊的銀彈攻勢,塞爾提克展開了絕地反攻。助理總管佛克(Jan Volk)分別詢問了三位尼克球員心中的理想價格,還幫他們的價格向上加碼。 

為了讓效用最大化,塞爾提克選在紐約舉行的聯盟會議中宣布將提供給尼克三位球員合計超過一百五十萬美元的合約意向書,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不只震驚了聯盟,也完全出乎尼克隊的高層們的意料之外。 

在老闆曼格里恩(Harry Mangurian)祭出的高薪策略下,尼克隊無法同時簽下麥克海爾(Kevin McHale 並留下本身的自由球員,尼克隊高層得要評估是否可以承受失去這些自由球員的風險,但此同時,只要他們簽下任何一個本隊的自由球員,就沒有機會再以高新網羅麥克海爾。

最重要的,他們更擔心塞爾提克可能不計一切的跟進任何尼克隊開給麥克海爾的合約,這可能使尼克隊最後落得兩頭落空的窘境。 

「整個麥克海爾事件真是可恥,」尼克隊的執行長唐納文(Eddie Donovan)說。「我從來不認為他真心想要替我們打球。」 

幾經衡量下,尼克隊最後還是決定保守的留下本身的自由球員,放棄挖角麥克海爾的計畫。 

但在奧貝克(Red Auerbach)的強力放送下,麥克海爾貪婪的形象已經深植球迷心中,即使球季開打後,球迷還是沒有放過麥克海爾。 

「我只是照個規則走,跟其他球隊討論未來的可能性,」麥克海爾說。「但最重要的是我希望能夠歸隊,能夠替塞爾提克打球,特別是瓊斯(K.C. Jones)接替費區成為總教練後。但,我卻成了箭靶。」 

「我可以從尼克隊那拿到一大筆錢,」麥克海爾接受訪問時說。「但我還是拿到原本我以為自己一輩子都賺不到的錢。整件事情原本可以變得更圓融,但球隊剛經歷教練的轉換、經營權的轉換,不需要變成這樣的結局。我並沒有耍尼克隊,他們知道我希望替塞爾提克打球,知道如果費區離職我願意留在波士頓。我很明白的告訴過他們。」 

「我撥了通電話給紅頭:『紅頭,尼克隊說願意付這個價碼』,」麥克海爾半開玩笑的說。「紅頭只能應著:『好吧!好吧!』最後金額就這麼決定了。」 

負責合約協商的佛克在七月中搭機飛往明尼亞波里斯與麥克海爾及經紀人桑奎斯特(John Sandquist)碰面,敲定了合約。 

「當時,你很難期望在NBA打球可以讓自己獲得財務上的保障,」麥克海爾回憶當年的決定。「你從大學畢業獲得一份幾十萬美金的合約,雖然那是一大筆錢,但球員平均只能在聯盟裡待上四到五年,你不能靠這筆錢過完下半輩子。」 

「那是個剛好的時間點,我想:『我可以替自己跟琳恩(Lynn McHale)爭取些保障。』於是,我心裡有了個數字。」 

「我們一直都希望能簽回凱文,」助理總管佛克說。「只是市場上對他的價值有許多不同的觀點,那時我們是支非常有天份的球隊,但剛經過一個讓人失望的球季,但我們還是給了他一張高薪合約。但你知道嗎?麥克海爾表現得棒極了,就像是柏德(Larry Bird)或派瑞許(Robert Parish),簽約後他變成一個更棒的球員。」

, ,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