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79147  

▲ 馬龍與東尼一裡一外,是塞爾提克難以跨越的障礙

如果你無法想像費區(Bill Fitch)重視紀律的程度,下面有幾個例子也許可以概略的描繪出些輪廓。 

任教塞爾提克的第一個球季,新入隊的卡爾(M.L. Carr)打算在作客紐約的賽後跟家人團聚,地點就在麥迪遜花園廣場對面的餐廳。當球賽結束卡爾打算離開時,訓練員梅許歐尼(Ray Melchiorre)趕過來告知卡爾費區的規矩,那就是每一個球員在客場比賽結束後都必須跟著球隊巴士一起回到飯店,才能脫離球隊獨自行動。 

「你是在告訴我他打算要我在巴士上待個二十分鐘,然後在自己搭計程車回到巴士出發的地方?」在聯盟打滾好一段時間的卡爾激動的問著。 

「就是這樣,」梅許歐尼堅定的說。「沒錯。」 

「我簽下這張五年合約換來的就是這樣的待遇!」盛怒的卡爾說著,但最後也只能拎著包包,乖乖走向球隊巴士的最後一排。 

另一個例子則是在費區執教的最後一個球季,苦主這次換成了先發大前鋒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 

雖然不是許多籃球員那種可以肩扛的特大號音響,但麥斯威爾喜歡在球賽結束後戴著大耳機聽著音樂,但就在一場極為接近的敗仗後,費區大步走向正坐在休息室裡聽著音樂的麥斯威爾。 

「如果你有膽再戴著這副大耳機,」費區拍拍他的肩膀並配著手勢說。「我就把它給劈成兩半!」 

接下來的整個球季,其他的隊友看到麥斯威爾都會拿這「砍劈」的動作來取笑麥斯威爾。 

球季中,塞爾提克又用菜鳥中鋒提利(Darren Tillis)與第一輪選秀權向克里夫蘭騎士隊換來了明星前鋒魏德曼(Scott Wedman),代價是幫騎士隊支付魏德曼剩餘的薪水,當時的騎士隊資金困窘,已經到了破產的邊緣。 

原本就已經不夠分配的上場時間在魏德曼入隊後更顯得拮据,也讓風暴由後場一路蔓延到前場,也讓球隊的壓力鍋逐漸爆開。 

「你期望什麼?」一個球員以匿名的方式向媒體透露。「這支球隊原本有像是杜洛(Terry Duerod 六呎二吋後衛)、佛耐斯頓(Eric Fernsten 六呎十吋中鋒)這樣沒有機會發光發熱的球員,他們不會抱怨上場時間。現在,這支球隊是八個一流的球員搭配四個二流的球員,有這麼多有天份的球員在隊中,很容易就有人不滿意自己受到的待遇。」 

「我們這個球季最大的麻煩是我們變成一支不上不下的球隊,」麥克海爾倒是有不同的觀點。「七六人隊陣容比我們強太多,而公鹿隊又比我們差了一截。即是我們連贏五場,對排名不會有影響;但我們連輸五場,排名也沒有變化。所以,不管我們怎麼打,都沒有意義。」 

麥克海爾的說法也有些道理,原本開季打出3710敗只落後給七六人隊三場勝差,但卻也領先公鹿隊有六場勝差。塞爾提克下半球季打得荒腔走板,最後只能以5626敗作收,落後七六人隊達九場勝差,但也還領先公鹿隊五場勝差,這三支球隊就這麼一直保持安全車距的打完整個球季。

,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