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328167    

▲ 魏德曼(8號)是塞爾提克八零年代重要替補前鋒

「嗨!史考特!你知道我練習完後要去吃啥嗎?」隊友魏德曼(Scott Wedman)回憶到當年與麥克海爾的對話。「我要去吃客特大號、血淋淋的生牛肉,如果可以我真想生吞下一條大牡牛。」 

魏德曼是當時籃球圈中最著名的素食主義者。 

接下來這個例子也許更可以看出麥克海爾(Kevin McHale)愛作怪的個性。 

82年球季開打不久,運動內幕雜誌派人負責撰寫麥克海爾的文章。負責的兩名記者開始在圈內四處打聽關於麥克海爾的一切,包括他是否常上夜店?是否有酗酒問題?甚至打聽麥克海爾是否有使用古柯鹼。 

與媒體關係良好的麥克海爾很快的就接到了有人在打探他私生活的訊息。一般名人遇到這樣的局面,沒將記者痛罵一頓已經算是修養好的,但當運動內幕記者向麥克海爾邀約採訪時,他還是大方的邀請這兩名記者到他家裡作客,同時也撥了通電話給當時是塞爾提克贊助商的米勒啤酒。 

當兩名記者帶著攝影師來到麥克海爾的住家時,只見車庫的後牆上堆了供應商一天前運來得滿滿一整「牆」的米勒啤酒,見獵心喜的記者立刻招呼麥克海爾,要他跟停在車庫裡的卡車來張大合照。幾個月後,當雜誌出版時,記者就用這張照片將麥克海爾給標上了真人版的布魯托(Bluto1978年電影動物屋的男主角,是個成天跑趴的大學兄弟會成員)的封號。 

「現在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你總是到處傻笑又說些無俚頭的話,」連一向不苟言笑的隊友「酋長」派瑞許(Robert Parish)都忍不住的揶揄起麥克海爾。「因為你早上來練球時,酒根本就還沒醒嘛!」 

不光是隊友,麥克海爾也常在場上戲弄對手,最有趣的例子是他跟明尼蘇達大學老隊友的故事。 

「當我跟麥克海爾一起跑過半場時,他說:『嘿!老同學,讓我來幫你在教練面前秀一下。當你拿到球,做個投籃的假動作,我會裝作被你騙到的模樣。儘管從我身邊切過好好的灌個籃。放心,我不會敲你火鍋的,我會讓你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大學隊友兼室友恩格爾(Chris Engler)回憶跟麥克海爾在場上遭遇的場面。「不久,我在罰球線接到球,我作完假動作晃起凱文後毫不猶豫的切入,但當我準備扣籃時麥克海爾從後面一巴掌將球敲到觀眾席上。」 

「你在搞什麼鬼啊?」恩格爾氣憤的問著。「你說會讓我輕鬆得分的!」 

「抱歉,我騙了你。」麥克海爾微笑著說。 

「你這渾蛋!」恩格爾說。「我早該知道你會搞這種把戲!」 

「沒錯!」麥克海爾不饒人的接話。「你早該猜到的。」

 「我只是喜歡四處找點樂子,」麥克海爾解釋著。「不管球賽有多麼重要,我曾經幸運的在第七戰裏贏得總冠軍,也曾經不幸的在第七戰裏輸掉總冠軍,但無論如何,隔天太陽都會再次升起,地球也繼續轉動,無病呻吟並不會讓事情變得更好。」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rince
  • 謝謝老溫的分享
    每次看到你的文章都多長了一些知識
    非常的感謝!!
  • 不客氣啊, 我也在享受寫球時的愉悅, 回憶那些年..

    vantora 於 2012/06/16 20: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