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328185  

▲ 七六人隊的高大禁區讓塞爾提克吃足苦頭

當時季後賽東西兩區各取六支球隊,贏得大西洋區例行賽冠軍讓塞爾提克獲得直接晉級第二輪的待遇。第二輪裡塞爾提克以直落四擊敗了芝加哥公牛隊,可以號整以狹的等待鏖戰到第七戰的密爾瓦基公鹿隊與七六人隊的贏家。

 也許是宿命的安排,第七戰直到最後一刻才分出勝負,七六人隊以9998一分氣走了公鹿隊,上個球季的死對頭塞爾提克與費城七六人隊又再次於東區冠軍賽中碰頭。七六人隊的高大禁區鋒線依舊,第一代飛人「J博士」厄文(Julius Erving)正處於巔峰時期,而七六人隊的第八順位菜鳥,同時也是麥克海爾在世界大學運動會代表隊的隊友東尼(Andrew Toney)在例行賽最後一戰裡攻下35分,正式成了塞爾提克在八零年代初期的夢靨,替他贏得「波士頓殺手」(the Boston Strangler)、「塞爾提克刺客(Celtics Assassin)」的稱號。 

雖然暑假大力補強了禁區,但塞爾提克第一場就花光了辛苦整個球季的主場優勢,很快的又落入的一勝三敗的窘境。在NBA的歷史上之前僅出現過一次死裡逃生的紀錄,那是1968年季後賽由羅素(Bill Russell)的塞爾提克擊敗張伯倫(Wilt Chamberlain)的費城七六人隊。 

「你們只要記住一件事情,」總管奧貝克(Red Auerbach)賽前對球員做著心理建設。「除非他們在打敗你們一次,否則他們沒有機會贏得這個系列賽。他們得要擊敗你們,而只要你們不要讓他們得逞,你們就贏得這場戰爭。」 

「這是你們心裡該有的唯一念頭。」紅頭加強語氣的說。 

老紅頭的喊話在第五戰裡並沒有「立即」發揮效果,半場時塞爾提克以4959落後十分之多。 

「現在給我聽好!」進入休息室,總教練費區(Bill Fitch)要求工作人員關掉電視螢幕後就衝入淋浴間不斷將冷水潑在臉上讓自己冷靜,不久,他出現在球員面前大吼著。「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猜我可以不在意輸球,但我不能接受自己讓你們就這樣輸掉比賽,連努力嘗試贏球的念頭都沒有。你們打得如此被動、消極讓我難受。你們在場上一無是處,你們完全忘記自己是憑著什麼一路打到這裡。」 

「我警告你們,」最後,費區下了最後通牒。「如果你們下半場繼續這樣有氣無力的打球,你們會發現這個暑假將會非常痛苦!」 

「我不希望今晚就結束我的球季!」 

塞爾提克在下半場緩慢的找回自己的球風,雖然在剩下最後兩分鐘時還以103109落後六分,但此時塞爾提克的招牌防守發酵,七六人隊在最後兩分鐘一分未得,讓塞爾提克以111109逆轉成功。 

「我們就像一群死囚,排隊等著坐上電椅,」賽後麥克海爾(Kevin McHale)形容著,原本在第一輪輕取公牛隊後對季後賽的輕視此時已經一掃而空。「突然間,有人告訴你還有幾天可活,那感覺就像是獲得緩刑一般。」 

死裡逃生的塞爾提克將系列帶到了兩勝三負的局面,但要在客場擊敗七六人隊可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