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328145  

▲ 退休儀式上,老紅頭擁著考文斯,象徵著一個時代的結束

很快的麥克海爾(Kevin McHale)就贏得了教練與隊友的認可,除了他展現的防守能力外,他在面對溜馬隊的熱身賽裡被打斷了鼻樑,但他還是遵照總教練費區(Bill Fitch)的指令,乖乖的打完整場比賽。 

「我回到飯店照著鏡子,我的鼻子就這麼坍在我的臉上,這可有點不大對頭,」麥克海爾事後說。「我跟防護員麥秋雷(Ray Melchiorre)一起去找當地的醫生,他用嗎啡替我止痛,用兩根像是筷子的東西固定我塌陷的部位,我的鼻子像顆花生搬爆裂。」 

「這就是我NBA生涯的第一個禮拜,」麥克海爾無奈的說。「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個破鼻子。」 

「有麥克海爾擔任第六人,同時讓他認同這個角色對塞爾提克非常重要,」費區說。「每支球隊都需要有足夠的板凳得分,而且是每個夜晚都需要這樣的支援,凱文正是每個晚上從板凳挺身而出的傢伙。」 

麥克海爾與派瑞許(Robert Parish)的重要性遠比紅頭與費區所能設想的更為重要,訓練營即將結束前,在塞爾提克搭車前往印地安納參加熱身賽的巴士上,老中鋒考文斯(Dave Cowens)宣佈了自己即將退休的消息,讓原本費區幻想中的夢幻前場頓時失去了一角。 

除了身體的傷痛與疲憊外,考文斯也從麥克海爾身上看到未來的希望,甚至提議讓麥克海爾穿上他的傳奇18號球衣做為他的接班人。 

「我寧願看到這件球衣穿在一個能讓我享受看球樂趣的傢伙身上,」考文斯說。「而不是高掛在球館天花板上。」 

不過麥克海爾沒有接受老前輩的好意,他還是選擇穿上32號球衣,那是他的偶像華頓(Bill Walton)的背號。 

170581797  

▲ 三巨頭正式登場

原本這個球季塞爾提克有機會擁有六個未來的名人堂球員一起奮戰,除了柏德(Larry Bird)、派瑞許與麥克海爾外,考文斯與傳奇前鋒馬拉維奇(Pete Maravich)都在訓練營裡宣布退休,只有老牌控衛阿奇巴德(Tiny Archibald)留著與年輕的三人搭檔,讓塞爾提克正式進入新的大鳥世代。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alphy
  • 這一系列的文章斷斷續續的也看了兩個多月, 終於看到寫到McHale和隊友之間的關係, 因為之前跟當地朋友聊天聽說McHale和Bird其實並不對盤, 他們之間的談話大部分都是透過Ainge去傳話, 不知道老溫大能不能去研究這八卦一下, 寫一些花絮出來, 另外感謝老溫大寫的一系列celtics的故事
  • 這段是在Danny Ainge被交易的時候他跟記者爆料的..如果就整個脈絡來看兩個人的關係至少在前半段是沒那麼糟糕, McHale也有提到兩人的關係, 在1982~83, 1984, 1988這幾年的故事都會提到兩人之間的互動..基本上, 兩個人對籃球的看法相當極端, 幾乎是在天平的兩端, 但兩個人的個性又因為極端而互補, 也許該說恰好形成一個平衡吧..

    花絮慢慢就會跟著故事出來了..

    vantora 於 2012/05/14 09: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