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543    

▲ 32號的綠色球衣,從1980年起與 Kevin McHale 劃上等號

大總管紅頭(Red Auerbach)與塞爾提克老闆曼格里恩(Harry Mangurian)在麥克海爾(Kevin McHale)大四時飛到了明尼亞波里斯觀賞明尼蘇達大學的比賽,但當時兩人其實是去觀察對戰的普度大學中鋒卡羅(Joe Barry Carroll)。這場比賽卡羅表現不錯,但他們對麥克海爾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向善於隱藏選秀意願的奧貝克甚至希望永遠不會有其他球隊發現這個NCAA懲處下乏人問津的瑰寶。 

「我們主要是去看卡羅,」奧貝克在選秀會上透露這段秘辛。「但當我們離開球場時,卻一直在討論著麥克海爾。」 

這故事其實有另外一個版本。這版本的說法是紅頭在總教練費區(Bill Fitch)不斷的「遊說」下跟老闆一起到了明尼蘇達看麥克海爾對決卡羅,但紅頭看完球後對麥克海爾的評價是不過爾爾。不死心的費區弄來了這場比賽的錄影帶,錄影帶裡的麥克海爾照費區的形容只能以「將卡羅生吞活剝」來形容,當費區氣急敗壞的帶著錄影帶向奧貝克質問時,奧貝克滿不在乎的說:「喔!我想我們可能出去買冰淇淋了!」 

奧貝克當然不會整場都在跟冰淇淋小販閒聊,如果真是如此,我想這個在明尼蘇達營生的小販也會告訴紅頭:麥克海爾比卡羅更棒吧! 

爵士隊宣布挑選葛瑞菲斯(Darrell Griffith)後,塞爾提克在紐約選秀會場的代表:票務經理萊里(Steve Riley)走向坐在會場裡的麥克海爾,告訴他塞爾提克已經在波士頓宣布挑選他為第三順位的新秀。 

試想,如果當初麥克海爾選擇就讀的是猶他大學而不是家鄉的明尼蘇達大學,那麼在爵士隊眼底打了四年的麥克海爾還會落在塞爾提克手裡嗎? 

命運就是那麼的有趣。 

「大部分東區球隊在選秀會上的反應都是鬆了口氣,」在大西洋區與塞爾提克激烈競爭的七六人隊總管威廉斯(Pat Williams)說。「未來十年裡我們不需要面對柏德(Larry Bird)與葛瑞菲斯的組合。」 

波士頓,則是另一番景象。 

「就由你來告訴他們吧!」奧貝克對費區說,兩人一起出席選秀會中的記者會。「你是我們之中口才比較好的。」 

「我還能說什麼呢?」突然被點上火線的費區只能擠出微笑並指著奧貝克。「紅頭又再一次的辦到了。」 

「他有不錯的中距離跳投,是個優異的籃板手,也能夠敲火鍋,他是個好球員,」奧貝克談到自己的新菜鳥。「他有很好的基礎動作,抓籃板的卡位動作紮實,抓下籃板後的外傳球也非常有水準。」 

儘管兩人行禮如儀的完成了記者會,但費區對奧貝克搶走整個交易風采卻一直頗有微詞。另一方面,奧貝克也對兩人在決策上扮演的角色有完全不同的認知,這讓雙方存在永難彌平的歧見。 

「費區參與這樁交易的程度完全取決於我願意對他透露多少,」對於費區自認是這樁交易的最重要推手,老紅頭也十分不能認同,他搖頭如波浪鼓的說。「試想換成你是總管,你也會希望你的總教練喜歡你做的決策,因為他才是球場上指揮球員的人。所以,實際的情況是他同意我做的決定,所以我們勇往直前並達成交易。」 

這其間的真假其實難以判斷,畢竟除了奧貝克,誰也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舉個前人的例子,當1956年韓森(Tom Heinsohn)從聖十字學院(Holy Cross)畢業時,紅頭在媒體上大肆批評這麻州子弟:胖、懶、脾氣暴躁。正當韓森滿肚子火時,他卻接到老學長庫西(Bob Cousy)的來電,表示老紅頭希望能跟他見個面。在兩人開車前往波士頓的路上,庫西要德裔的韓森忘掉報紙上看到的一切,因為那些只是精明的猶太人放的煙霧彈罷了。 

最後,紅頭用區域選秀權選走了韓森。

, , ,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