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827  

▲ 三巨頭的背後是一連串故事

直到二十一世紀,塞爾提克都一直是奧貝克(Red Auerbach)的球隊。因此,每當媒體提到麥克海爾,這慧眼獨具的榮耀都歸於紅頭所有,但整個事件背後真正的推手卻是費區(Bill Fitch)。如果這事情發生在奧貝克的子弟兵如韓森(Tom Heinsohn)、瓊斯(K.C. Jones)身上,那都只能摸摸鼻子虛心接受,但費區是個不折不扣的外人,而且是個個性又硬又臭的頑固傢伙,這口怨氣可說是費區與奧貝克多年心結中最深的其中一個。 

1979年的7月紅頭連哄帶騙拐進了聯盟抄截王卡爾(M.L. Carr)以自由球員身份加盟,依照當時的規則,塞爾提克得要與活塞隊協商如何提供相對的補償,否則就要由聯盟執行長來做裁決球隊該付出的代價,幾乎沒有球隊甘冒風險選擇第二條路。 

當時活塞隊的總教練是維塔爾(Dick Vitale),也就是當今ESPN著名的熱血球評,塞爾提克的總教練費區在簽下卡爾後就一直與他保持聯繫。 

「麥卡度(Bob McAdoo)就是你缺的那塊拼圖,他不想替塞爾提克打球,我們得要處理掉他,」費區不停的洗腦著。「而且,你也知道不可能在選秀會上選到像他那麼好的球員,對吧!」 

因此當老闆詢問維塔爾意見時,維塔爾提出了建議。 

「給我麥卡度搭檔藍尼爾(Bob Lanier),」維塔爾充滿信心的說。「我一定可以做出一番成績。」 

在維塔爾與紅頭不斷的磋商下,九月份塞爾提克與活塞隊達成協議,由塞爾提克送出得分狂麥卡度做為補償,而活塞隊則再送出兩個首輪選秀權完成了這筆交易,就這麼著,活塞隊的首輪選秀權到了塞爾提克手上。 

但維塔爾並沒有機會實現自己的豪語。那時的活塞隊只能以一團混亂來形容,新球季開打,活塞隊才發現當時才27歲同時是聯盟頂尖得分手的麥卡度也壓根不願意替活塞隊打球,這讓整支球隊完全失去了向心力,因此當球隊以48敗展開球季後,老闆就決定炒了維塔爾的魷魚。 

活塞隊最後只贏了16場,創下隊史最糟糕的紀錄,當時的NBA還沒有樂透選秀制度,而是由兩分區戰績最糟的球隊用猜硬幣的原始方式來決定,也讓塞爾提克有機會爭取狀元籤。前一個球季西區的勇士隊戰績2458敗,跟猶他爵士隊相同,當時的規則得由聯盟執行長歐布萊恩(Larry O’Brien)以抽信封的方式來決定由誰墊底,當爵士隊的隊徽從信封出現時,就贏得與東區塞爾提克決定選秀狀元籤誰屬的機會。 

1980年的春天,奧貝克代表塞爾提克到NBA執行長歐布萊恩位於紐約的辦公室參加年度的猜硬幣大會,爵士隊的總管雷登(Frank Layden)為了省錢只派了個代表出席,透過電話來遙控一切。歐布萊恩決定先猜一次硬幣決定由誰先決定正反面,但奧貝克與爵士隊的代表相持不下,最後,歐布萊恩裁決由塞爾提克代表正面,而背面則給了爵士隊。 

第一次擲硬幣結果,背面,將由爵士隊決定成敗。 

儘管雷登沒有出席,但他早已用盡各種方式來預測這次的擲硬幣大會。原本他一直認為出現反面的機會略大於正面,但他的女兒凱蒂(Katie Layden)那早福至心靈的告訴老爹硬幣會是正面,讓雷登改變了心意。當歐布萊恩揭曉這枚1883年銀幣的結果時,選擇人頭的爵士隊臉色鐵青,就這麼讓上個球季例行賽戰績最佳的塞爾提克贏得的狀元籤。 

「聽著電話那頭的歡呼聲,那種感覺真是非常空虛,」只能透過電話參與大會的雷登說。 

「我一直告訴紅頭,」維塔爾在紅頭過世後回憶著。「他應該感謝我對塞爾提克所做出的貢獻,」 

, , , , , ,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