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81707

▲ 塞爾提克球迷恨得牙癢癢的湯瑪斯

泛美賽在美屬波多黎各舉行,但第一場比賽就擦出了火花,雖然美國隊以13688擊敗了維京群島,但火爆的奈特(Bobby Knight)卻因為向裁判抗議幾乎被驅逐出場。這只是奈特在波多黎各惡夢的開端,為了練習時間尚未結束駐衛警就讓巴西女籃隊入場,火爆的奈特與駐衛警起了衝突,右眼挨了一拳的奈特最後因為襲警而進了警局的拘留室,直到美國奧會人員與警方高層協商,才得以獲釋。 

雖然擺脫的暫時的牢獄之災,但奈特卻得要上法庭接受審判,這讓美國代表隊陷入一個尷尬的場面,白天的練習時間往往就是總教練出庭的時刻。 

即使美國隊的成員包括了兩個高中生:湯瑪斯(Isiah Thomas)與山普森(Ralph Sampson),大部分的球員以大一、大二為主,但中南美洲的對手與美國隊的差距實在太大,讓美國隊最艱困的時刻不在球場上,而是在場外的法庭上。 

四強賽裡美國隊輕鬆的以10688擊敗巴西隊,隔天晚上的冠軍戰對手將是地主的波多黎各,只是在隔天一大早,奈特得要再次出庭接受訊問。這讓主辦的波多黎各高級官員親自拜訪美國隊的球員,向球員澄清這真的並非是波多黎各的陰謀。 

波多黎各的主力球員都有美國籃球的背景,一度在下半場將原本落後十五分的劣勢追成三分差的比賽,但湯瑪斯在短短的四分鐘裡連進三球,傳出兩次助攻還外帶一次火鍋的個人秀下再度拉開比數。 

美國隊贏得了冠軍,但頒獎典禮上奈特的火爆脾氣又再度發作,他跟球迷、記者甚至波多黎各的籃協官員都起了大小不一的衝突,最後在全場大亂的情況下草草的結束了頒獎儀式。 

泛美賽裡處事慵懶的麥克海爾(Kevin McHale)一直試圖向湯瑪斯灌輸奈特是個暴君的念頭,並一直慫恿他轉學到明尼蘇達,當然,麥克海爾的詭計最後並未成功。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兩人的友誼從泛美賽之後一直持續,即使後來塞爾提克與活塞成為東區季後賽的死敵,也沒有影響到彼此的關係。 

而麥克海爾與湯瑪斯的交情也由泛美賽延續到十大聯盟的對抗,甚至一直到兩人進入NBA,各自母隊塞爾提克與活塞在東區季後賽裡成為死敵。 

1984年塞爾提克在總冠軍賽裡打敗湖人隊,湯瑪斯以麥克海爾的好友身分進到塞爾提克的休息室分享香檳浴。而當1988年活塞隊在東區冠軍賽打敗塞爾提克時,麥克海爾穿過球場給了湯瑪斯深深的擁抱,並祝福他能完成塞爾提克未完成的志業。 

Beat LA!」麥克海爾說。 

兩人的情誼也延續到退休之後,當湯瑪斯退休並掌控了多倫多暴龍隊後,他的第一通電話就是撥給回到家鄉灰狼隊擔任助理總管的麥克海爾,邀請麥克海爾擔任暴龍隊的總教練。 

對了,最後波多黎各法庭判決奈特需服六個月的刑期,但身為屬地的波多黎各與美國政府間引渡協商最後失敗,直到1987年波多黎各放棄引渡奈特為止,大名鼎鼎的奈特教練都是波多黎各的列案逃犯。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