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爾斯(Paul Pierce)總愛跟我開玩笑說他的球衣會比我更早退休,」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笑著對皮爾斯嗆聲。「今天我在這要對他說:『你來不及啦!保羅!』」

「我不是個情感豐富的傢伙,」麥斯威爾說。「我的父親是個軍人,他教我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別在別人面前顯露你的情緒,這讓我能在職業生涯保持情緒的穩定,我不會太高昂但也不會太過低落。」

「我在春田鎮(籃球名人堂的所在地)的朋友們請原諒我的不敬,」最後麥斯威爾感性的說。「但我還是要說:『真正的籃球名人堂就在這個地方!在波士頓塞爾提克』」

慶祝儀式在奧貝克(Red Auerbach)與麥斯威爾攜手將背號升上的掌聲中劃下句點。

隊友對麥斯威爾最深的印象就是他的幽默感以及那張大嘴巴,八零年代一起在場上並肩奮戰的往事歷歷在目。

「當他認真打球時,他真是很棒的球員。但我也記得當他簽下那份延長合約時,他開心的拍手大笑說:『我的生涯結束了。』他是個非常有趣的傢伙,當他認真打球時,你找不到比他更棒的隊友。」人未到現場,但事先接受電台訪問的柏德(Larry Bird)說。「我記得幾年前在電台接受他訪問,當他問我關於現在球員不肯認真打球時,我忍不住打斷了他:『閉嘴,麥斯。你就是開啟這股歪風的那傢伙!』。」

「但我真的替他感到高興,當我剛加盟塞爾提克時,我簡直難以相信他的球技居然如此了得。我特別喜歡他永遠不斷的與我競爭,我們是場上的好搭檔,球場上他負責防守那些難纏的傢伙對我的職業生涯幫助頗大。」

「很榮幸能跟麥斯威爾一起打球,」柏德祝福著前隊友。「當我進入NBA時她教了我許多事情,麥斯是個很棒的隊友,我很高興他能被球隊以退休球衣來表揚他的貢獻。」

「麥斯威爾是個很獨特的球員,是個有職業道德的籃球員,」一向惜話如金的派瑞許(Robert Parish)說,他的「酋長」綽號正是出自麥斯威爾之口。「他總是在我們最需要的時候挺身而出,在大比賽裡表現精采。為了球隊成長,他將自尊心拋在一旁選擇犧牲自己的數據,這對職業球員而言是難以想像的事情。我一直尊敬著麥斯威爾,因為當我們都不支倒地時,他正是撐起球隊的那個人。」

強森(Dennis Johnson)印象最深刻的畫面是賽前麥斯威爾總愛帶個聽診器在休息室裡四處閒晃。「他總是拿著聽診器聽著每個人的心跳,好確認我們是否準備好要上場打球。」

「賽前他總會要球僮去幫他買速食,他總是吃一個大麥克、一堆薯條跟一杯可樂,」強森一面數著老隊友的賽前晚餐一面說著麥斯威爾從菜鳥球季就未曾改變過的垃圾食物清單。「就算在總冠軍賽前,他說:『沒道理改變啊,我得要以平常心來準備比賽。』。他是我唯一認識能夠在吃完一堆垃圾食物後還攻下25分的怪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