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爾提克質疑我的誠信,他們先是說我沒有受傷,在他們確認我的傷勢後,又中傷我不夠努力復健。我盡我全力復健,但我不懂他們怎能如此惡毒的傷害我,」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接受洛杉磯時報訪問時說。「他們說我是塞爾提克無法二連霸的原因,但是連霸失利也是我不樂見的局面。在這樣的情況下,將我賣走對每個人都好,現在我很高興自己能夠離開波士頓轉到快艇隊來。」

儘管嘴裡說著已經釋懷,但一向管不住嘴巴的麥斯威爾還是話鋒一轉又回到了老問題上。

「在此之前,從來沒有人質疑過我的誠信,這比任何刺人的話語都讓我感到受傷,」麥斯威爾繼續說。「特別是這些批評來自那些認識我、知道我的球風、了解我所有一切的人。我是個十分隨性的球員,我承認自己在練習時並沒有盡全力,但我當時受傷無法上場時,他們卻不相信我。他們質疑我詐傷,批評我沒有努力重返球場,這是我此生遇過最糟的事情。」

「我不懂為何,但球員最後都不能有尊嚴的被交易離開塞爾提克,」麥斯威爾談對自己與其他老隊友最後的處境。「彷彿只因為奧貝克(Red Auerbach)是傳奇人物,其他人的想法、觀點都是錯的。我沒法改變這一切,特別是他們對我的誤解,但他們根本不了解真正的麥斯。」

那什麼是真正的麥斯威爾呢?

「我是個害羞的人,不是世上最長袖善舞的人,熱愛贏球並享受競爭,許多人認為我非常活潑外向,但我其實相當自制,喜歡將所有事情簡單化。」麥斯威爾談到何謂「真正的麥斯」時低著頭,語調低沉的說。

「我喜歡生活中簡單的事物,像是賓士或保時捷,」沒說兩句正經話麥斯威爾的無厘頭又立刻發作,此時的他一如往常的抬高頭,以高昂、興奮的語氣說著。「但人們只看到那個在禁區不停得分的傢伙,最重要的還是,我是個贏家,沒有人有理由幻想我是個失敗者。」

即使在最低潮的時候,麥斯威爾的身上依舊有著濃濃的保護色,所幸,在洛杉磯裡麥斯威爾並不孤獨,因為快艇隊的總教練錢尼(Don Chaney)不僅是塞爾提克的前球員,更是曾經在七零年代與麥斯威爾一同在場上奮戰的老戰友。

「你可以在一個球員身邊共事20年,但卻從來沒能真正認識這傢伙,只因為你只是以籃球的角度來看待這球員,」錢尼說。「你不知道他在場外的行為,不知道他在球季外的舉止,麥斯威爾比一般人想像的更嚴肅,但大多數卻覺得他十分輕浮。」

(看到麥斯威爾從我眼前經過的儀態,他真的是個紳士)

「我只能祝他們好運,我是認真的,我現在大可以貶低甚至詛咒紅頭或塞爾提克,但這對誰都沒有任何好處。」當訪問終了時麥斯威爾說出了對塞爾提克的祝福與依戀。「這麼多年來我依照球隊的要求扮演配角的角色,絲毫沒有任何抱怨。我想有很多人願意與我易地而處,畢竟我們一起拿下兩次NBA總冠軍,共享許多難忘的經歷,一切曾經是那麼美好。」

「我不會去傷害這支球隊,我替塞爾提克奮戰過,跟這群隊友們一起在戰壕中患難,替隊友單擋、做苦工。他們可以詆毀我,但他們不能抹煞我。我的成就已經寫在塞爾提克的歷史中,那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