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參加菜鳥營可能真是我的不對,」多年後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接受訪問時說。「但經過那麼多年,我還有什麼需要證明給球隊看的?我就像是個倔強的小孩,跺著腳大喊著:『我不去!我不去!』,我當時覺得自己會以最佳的體能出現再訓練營並有一個美好的球季。」

「問題出在紅頭(Red Auerbach)身上,」麥斯威爾說。「他跟我一樣倔強!這件事情其實是可避免的,但最後還是發生。我們手上各有籌碼,紅頭握有交易我的權利,而我則有一張四年的保證合約。當初為了顧及薪資上限,我還在價碼上稍作讓步,當我聽到球隊要求我參加菜鳥營時,我感到憤怒、感到失望,更感到被球隊所背叛、感到受傷。就像他們忘了我過去其他的貢獻,我們贏了兩次冠軍、讓球隊起死回生。柏德(Larry Bird)加入球隊之前,我是塞爾提克的得分王,但這幾年,我從第一降到的第六得分選擇,這是每個隊友都知道的事情。」

「紅頭是猶太人,他了解種族歧視是什麼滋味,他怎麼可能是個種族主義者!」當麥斯威爾被問到是否與膚色有關時,他依舊替奧貝克辯解著。「我離開之後紅頭說的話一直困擾著我,彷彿他是有意要傷害我。紅頭有史上最棒的籃球頭腦,但我不認為他在最後那段時間公平的對待我。我替這支球隊做了這麼多貢獻,他們卻質疑我對贏球的渴望,說我不在乎、不想重回球場,對我非常不公平,這是對我最大的譏諷與輕蔑。」

「我不是個麻煩製造者,不能因為我每天笑臉迎人、四處搞笑,就認為我對一切都不在乎,就以為我不認真,那些真正認識我的人,看到的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我。」

「我真的對紅頭與麥斯最後互相看不順眼感到難過,」每本自傳都會提到麥斯威爾,普遍被認為與麥斯威爾不合的柏德曾說。「我真的感到很難過,因為我了解紅頭在內心深處真的喜歡麥斯威爾,他知道麥斯對我們有多重要,我真的難以理解為何最後會是如此。真是遺憾,因為所有曾跟麥斯一起打球的都喜歡這傢伙,但因為紅頭與麥斯的關係惡劣,讓球隊與他的關係變得十分尷尬,這真的困擾著我。因為如果要我回顧過去這幾年,我希望能有麥斯威爾在隊上,因為他是我們很重要的一份子。」

「塞爾提克球團裡一切都像是演戲,那傢伙永遠都準備好要上場打球的,」隊友安吉(Danny Ainge)說。「球隊高層只是希望能給麥克海爾(Kevin McHale)更多的時間。我對球隊用的理由感到失望,你想要交易一個球員沒有問題,但要讓他走得有尊嚴。」

(不得不說,安吉當年的話現在聽來真是格外的諷刺。)

「前兩個簽下延長合約的球員,韓德森(Gerald Henderson)、麥斯威爾,都已經被交易走,我希望自己能在波士頓待久點,」當安吉在1985年簽下六年延長合約時說到所有塞爾提克球員內心的擔憂。

「也許我該準備好重返棒壇,轉行當個中繼投手。」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