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從經紀人葛林格(Ron Grinker)口中聽到球隊要求自己參加菜鳥訓練營的消息時,深深覺得被侮辱的他一口回絕這項提議,而這也成了壓垮雙方緊張關係的最後一根稻草。

「要求麥斯威爾參加菜鳥訓練營這種事情絕對不會發生在麥克海爾(Kevin McHale)甚至是洛哈斯(Brad Lohaus)身上,」葛林格將問題導向了膚色這個老話題。「這只會發生在麥斯威爾或是甘波(Kevin Gamble)的身上。」

儘管如此,葛林格還是打了通電話告訴麥斯威爾,並警告他的客戶:「如果你不去,你的塞爾提克生涯可能就此告終。」

「資深球員從來不需要參加菜鳥營,」麥斯威爾不滿的說著。「怎麼突然之間我有沒有參加菜鳥營成了關鍵話題?」

紅頭(Red Auerbach)整治球員一向有一套,對不聽話、不合群、破壞球隊的球員更是不手軟,而他最絕的招數,就是將這些球員給賣掉,而且是不計一切的賣到些大爛隊如快艇之流,不僅可以換到好的選秀順位,還可以讓這些自以為是的傢伙一瞬間從天堂掉入地獄。

「紅頭教我最重要的幾件事情之一,就是當你有球員不肯聽話,不接受你的教導,或是個讓你頭疼不已的搗蛋鬼,別只是想,把他給賣了。」現在的塞爾提克總教練瑞佛斯(Doc Rivers)提到紅頭的基本觀念。「他說:『你的工作是解決問題。』這句話幫助我與球隊很多人,也讓我改變過去一些觀念。」

「麥斯威爾因為關節鏡手術休養了三、四個月,有些球員甚至只需要幾天就可以回到球場。」在1994年由波士頓環球報記者沙納希(Dan Shaughnessy)執筆的「透視紅頭(Seeing Red)」中奧貝克說。「真正讓我生氣的是 - 他就像是我一手養大的孩子,我發覺了麥斯、我選了麥斯,一起經過那麼多事情 - 但當我希望他能在暑假出現測試膝蓋時,他的經紀人竟然告訴我:『他不會現身,因為他剛蓋了間房子,他想要去現場監督建造工程。』我告訴他:『他靠什麼蓋了這間房?靠的是我付給他的薪水!這真是滑稽!』這真讓我感到生氣,也是我下定決心要賣掉他的時刻。即使,他是個那麼棒的球員。」

「我對他感到失望,所以我將他給交易出去,」紅頭2003年接受採訪時回憶著當時的心境,當年紅頭甚至氣到將麥斯威爾從自己即將出版的書中給除名,那章節談的正是籃球場上無私的團隊球員。「我從來不在自己憤怒的時候交易球員,但他沒有好好的進行復建而且有太多的負面言論影響球隊。在那種情況下,哪可能想到有一天我們會選擇退休他的球衣?」

「時間是最好的解藥,而他也付出了代價。」

註:剛巧還不會走路的兒子從書堆裡翻出「Red AuerbachOn & Off the Court」,這本書在1986111日出版,在書裡的索引裡出現了麥斯威爾兩次,但其中一次卻沒出現在內文之中,而這段剛好是提到一些在場內外值得尊敬的球員,一切只能說是巧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