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教練費區(Bill Fitch)從旁觀察也許還不如當事人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來的更直白,原本一心想剉剉「白色新希望」銳氣的他逐漸發現這小子真的有兩把刷子。

在練習結束後,麥斯威爾常與卡爾(M.L. Carr)、中鋒羅比(Rick Robey)一起跟柏德(Larry Bird)玩二對二比賽。麥斯威爾會將柏德誘往禁區,在低位撅著屁股以假動作跟體型單吃柏德。

「那時柏德還不知道怎麼做防守呢!」麥斯威爾得意的說。

輪到柏德持球時,麥斯威爾耍帥的將雙手一攤要菜鳥放馬過來,柏德毫不猶豫的在15呎跳投得分、20呎、25呎,最後,被逼急的麥斯威爾氣急敗壞的高舉雙手撲向柏德,但已經無法阻止柏德在外線出手得分。

「可惡,」麥斯威爾喪氣的對卡爾說。「這白小子真會投!」

「我就像其他人一樣對白人有先入為主的觀念,」麥斯威爾談到這個威脅自己在球隊地位的菜鳥。「我心想:『這個白小子是打哪來的?他根本不會打球嘛。』但不需要太多時間,我就明白他真能打。」

就這樣,原本對柏德充滿敵意的卡爾與麥斯威爾成了最佳保鏢。

「我要生吞活剝了那個『白色新希望』。」前鋒盧卡斯(Maurice Lucas)賽前對著卡爾說。

「喔!是嗎?」卡爾瞪了盧卡斯一眼。「好吧,那你先得要過我這關再說。」

由於柏德的加盟,讓麥斯威爾由小前鋒轉往強力前鋒發展,同時也負責防守對手的主力前鋒,將工作專注在防守與籃板上。交出進攻主導權的麥斯威爾數據下滑至16.9分、8.8籃板與2.5助攻,但塞爾提克的戰績卻爬升到大西洋區第一的6121敗,最後在東區冠軍賽敗給七六人隊結束球季。

「麥斯威爾真是不可思議!」塞爾提克的傳奇播音員莫斯特(Johnny Most)說。「他手無寸鐵的被扔到禁區裡對抗那些比他重上四、五十磅的怪獸,但不知怎麼的,他找到辦法將這角色扮演的十份稱職。」

「我明白聯盟的態度,也理解塞爾提克獲得了史上最偉大的白人球員,因此我不可能獲得太多鎂光燈注目,」麥斯威爾回憶說。「我贏得1981年總冠軍賽最有價值球員,儘管柏德只在最後一場比賽獲得27分,但人們總說應該是他獲得最有價值球員,即使我整個系列都表現優異。」

「但我常想,如果是魔術在塞爾提克打球而不是柏德,」麥斯威爾提出了一個永遠無解的問題。「波士頓球迷還會如此熱情嗎?會如此死忠的支持魔術嗎?」

「魔術還是會有穿不完的新衣服,擁有勞斯萊斯轎車,一間豪華的大房子,」麥斯威爾說。「柏德不買豪宅、不買名車,他開著輛卡車、穿著糟透了的廉價衣服,柏德更有魔術所沒有,打死不退的強悍心理態度。我懷疑這世界上有任何人,即使是魔術,能夠像柏德這樣帶給波士頓球迷如此無窮盡的活力。」

魔術與大鳥異地相處,這的確是從八零年代開始就常被人拿來閒磕牙的話題,但從麥斯威爾嘴裡出現,就牽動了敏感的種族議題。新英格蘭區是個有趣的地方,特別是一出了波士頓、烏斯特(Worcester)、佛藍明罕(Framingham)等大城鎮區域,非裔美人就真的成了少數民族,這也讓種族這條神經線在波士頓比起洛杉磯、紐約等大城市更為敏感。

「我並不認為這是黑或白的種族問題,即使我曾經說過波士頓有種族問題,但柏德就是柏德,這是不會改變的。」麥斯威爾多年後解釋著。「膚色對柏德而言從來都不是個問題,他就是個只想上場好好踢對手屁股跟贏球的傢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