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波士頓是美國最富有學術氣息的城市之一,但波士頓所屬的新英格蘭區卻是全美種族意識最鮮明,白人意識最高漲的區域之一。曾經,這塞爾提克是全NBA打破種族隔離的先驅,第一個黑人選秀;第一個全黑人先發陣容;第一個黑人教練都產生在這支歷史輝煌的球隊。但當黑人球員開始成為聯盟的主要成分,這支曾經引領潮流的球隊卻成了聯盟裡最「白」的球隊。

八零年代的塞爾提克為了迎合球迷替白人球星找出路也非首例,最好的例子正是1984年同樣在總冠軍賽裡扮演扭轉戰局角色的後衛韓德森(Gerald Henderson)。

1984年第二戰,當比賽只剩下18秒湖人隊以113111領先,韓德森抄走了渥錫(James Worthy)傳向湖人後衛魔術強森(Magic Johnson)的傳球並上籃得分追平比數,讓塞爾提克能夠在主場的關鍵第二戰延長賽逆轉勝。如果沒有這次的抄截,湖人隊不僅在波士頓主場拿下兩勝,加上第三戰在洛杉磯大勝33分,塞爾提克就已經到了慘遭橫掃的邊緣。

如果與前輩哈維契克(John Havlicek)經典的抄截或是柏德幾年後的「世紀之偷」相比,哈維契克抄截成功時塞爾提克還保持領先,而柏德抄球後還得有強森(Dennis Johnson)搭配才能完成,獨力完成抄截並得分的韓德森明顯有著差別待遇。

更重要的是,韓德森的抄截是在冠軍賽裡面對湖人隊,而哈維契克與柏德都是在東區冠軍賽,媒體刻意的漠視也讓許多黑人球員、球迷感到不滿。

這個球季韓德森都以先發後衛登場,11.6分、3.8助攻與1.5抄截都寫下生涯最佳的紀錄。事實上,84年冠軍賽結束後,韓德森與麥斯威爾都到了換約的時刻,直到第一場熱身賽開打前塞爾提克才簽下韓德森,但他卻沒有機會出賽,因為紅頭隨即就將他給送往西雅圖。卻在隔年被交易到了西雅圖超音速隊交換1986年的首輪選秀權(第二順位),這交易最後導致了塞爾提克史上最大的悲劇。

拜爾斯(Len Bias)。

「他的身材糟糕透了,完全走樣,」當紅頭奧貝克(Red Auerbach)這麼替自己的決定找藉口時,許多塞爾提克球員感到荒謬,因為他們都知道韓德森一向勤於保持自己的狀態,他在暑假的體能甚至比許多球員在球季中還要更棒。

「我總是這麼說:『上帝不喜歡醜陋的事情。』」麥斯威爾說。「我痛恨這麼形容,但也許這就是事情演變至此的真正原因。我想上帝傳達的訊息是:『你們竟然不給這球員一點起碼的尊嚴?好吧,我會從天堂傳達我對這交易的不滿。』韓德森是非常棒的球員,他當時才28歲,除了替安吉(Danny Ainge)製造先發機會外並省點錢外,實在找不到其他理由。但假如他是個白人,在他替球隊贏得總冠軍後是否還會決定賣掉他呢?」

「這交易對誰都沒好處,」韓德森說。「你永遠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而麥斯威爾的合約直到球季開打前的幾小時才與球隊談攏合約,但這卻種下了麥斯威爾被賣的種子。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akers1987
  • "韓德森抄走了魔術(Magic Johnson)傳向湖人前鋒渥錫(James Worthy)的傳球並上籃得分追平比數"

    我印象中是worthy傳出去的球被韓德森抄截,而非魔術傳出.
    若有誤 還請指正.
  • 對..應該是Worthy傳給魔術..該打屁股..感謝

    vantora 於 2011/10/12 13: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