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第一次吃牛排,還記得是小學的時候,爸爸帶著阿公、阿嬤、大姑與我們一起到仁愛路的鬥牛士,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們點了海陸雙拼,牛排、龍蝦感覺是小小生命裡最豐盛豪華的一餐。姐姐上了國中,家教在台大唸書,於是,我們週末會一起到台大農化所家教,他上課我遊玩。下了課,爸爸、媽媽會帶我們到台大福利社旁的牛排館吃牛排,甚至,爸爸會買那裏的牛排回家用平底鍋煎給我們當宵夜,老爸親手煎的沙朗牛排是我記憶裡最深刻的牛排滋味。

鬥牛士一直是早期的牛排代表,但印象最深刻的卻是曾經在忠孝東路、林森北路口出現的「鬥牛士牛肉麵館」,不知為啥,鬥牛士居然開起了牛肉麵館。還記得那是國三畢業,原本不想參加五專考試的我硬是被老爸押著去成功高中應試,跟高中聯考全家出動的場面不同,這次只有老爸陪著我考完全程。中午,我們就走到了鬥牛士吃牛肉麵,還記得那是一樓與地下室的餐廳,也是印象裡最特別的一碗牛肉麵,但上了成功不久,那牛肉麵店也只能走入歷史。

退伍後搬到北投,好友常約著到北投洗溫泉,北投市場外的「大塊牛排」名副其實的大塊牛排、豬排、花枝排,配上市場裡最熱門的剉冰成了洗溫泉的最佳搭檔,明明是健康的活動也成了三人累積肥肉的淵藪,偏偏中間還有位是醫生大人。

還記得醫生大人到波士頓旅遊時,下飛機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吃吃「道地」的美式牛排,雖然苦口婆心但還是敵不過老友的堅持,於是我開車到了九號公路旁的牛排連鎖店,他點了牛排而我點了義大利麵,當牛排端上來時,他完全能理解為何不建議在美國吃牛排的緣故。雖然美國牛肉在台灣紅透半邊天,但我一直沒能體會其中的奧妙,導不是對美國牛肉品質有意見,而是一般美國餐廳對美國牛肉的烹煮實在有待加強,特別是有次的同學聚餐,所有人點了同樣熟度的牛排,但端上來的牛排卻是盤盤生冷不一,有的鮮血淋漓、有的近乎嚼蠟,美國連鎖餐牛排館對牛排烹煮的掌握程度由此就可見一般。

工作後,先後拜訪了澳洲與紐西蘭,紐澳的牛肉讓我真正開了眼界,特別是紐澳的牛肉多屬於放牧的草飼牛。口感是個因人而異的玩意,有些人覺得草飼牛有股青草的腥味,特別是吃慣了美國玉米飼料牛肉的台灣人,對草飼牛的接受度並不特別高。但在紐澳吃著草飼牛,感覺排除了肉裡的複雜飼料味道的干擾,透過單純的草香反而可以吃出最純粹的牛肉原味,與強調甜味、多汁的美國牛肉有著不同的口感與層次,讓我成了紐澳牛肉的愛好者,特別是草飼牛。

但對許多人而言,草飼牛往往讓人覺得不是在吃牛肉,原因就在嚐不到從小習慣的牛肉滋味,對草飼牛那淡淡的牛肉味完全無法與腦海裡的牛肉產生連結。

當溫嫂懷著小溫時,為了替體重不足的小溫趕進度,我們產檢後到了士林的鮮切牛排進補,很輕鬆的就能分辨出溫嫂的美國飼料牛與我的澳洲草飼牛在味道上的差異,只是,最後這牛肉大餐還是沒能幫小溫補足體重。

寫了那麼多牛排,完全是因為,今天去吃了維多利亞酒店的168牛排館的緣故。

<衍生閱讀> 台北牛排館

No 168 PRIME 牛排館(維多利亞酒店):<老溫隨筆> 新爹手札 0226 小溫在 維多利亞酒店 168 牛排館 

Danny & Company:<老溫隨筆> 0709 Danny & Company 

           <老溫隨筆> 09/03 Danny & Company 板前晚餐 

           <老溫隨筆> 9/8 美澳牛肉大不同 @ Danny & Company 

帝國牛排館(華國大飯店):<老溫隨筆> Sonoma Grill 帝國牛排館 

A-Cut Steakhouse:<老溫隨筆> A Cut Steakhouse  

教父牛排(Danny's Steakhouse):<老溫隨筆> 9/8 教父牛排(Danny's Steakhouse) 

西華飯店TOSCANA:<老溫隨筆> 西華飯店 TOSCANA - Chef Hans 之「芝加哥牛排教父套餐」 

Danny's What's Grill:<老溫隨筆>Danny's What's Grill:「美國頂級肋眼菲力牛排套餐」 

 

創作者介紹

老溫隨筆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