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交易截止前一天,看著檯面上的交易,一邊笑看各隊愚蠢的交易,一邊慶幸塞爾提克手上沒有任何值錢的籌碼,羅賓森(Nate Robinson)?除了瑞佛斯(Doc Rivers)之外還有哪個教練能夠忍受得了羅賓森。丹尼爾斯(Marquis Daniels)?沒有整個球季報銷就算是萬幸了,還提什麼交易。柏金斯(Kendrick Perkins)?安吉(Danny Ainge)大總管應該不會蠢到拿球隊對抗禁區怪獸的大支柱來開玩笑吧!

結果一覺起來,即使吃過早餐依舊感覺一陣天旋地轉。

打從沃克(Antoine Walker)離開後,塞爾提克記者過了些許好日子,即使安吉愛交易的個性沒啥改變,但至少過去讓記者自打嘴巴的事情已經甚少發生。這次,前鋒報記者就在幾小時之內嘗到苦果,才剛發稿慶幸塞爾提克應該不會有太多異動,但其他大媒體的消息來源就傳來了一大串的交易內容,整個波士頓媒體圈人仰馬翻,開始四處查證與煩惱怎麼自圓其說。而那些幾天前才把沃克之名放在塞爾提克有興趣名單中當笑柄的記者更是該擔心自己的笑話萬一要是成真,可能會成為業界的千古罪人。

不,波士頓的記者還是有點風骨的,今天一堆罵人不帶四字經的文章看得真是過癮,比起幾個月前小酸艾普斯坦(Theo Epstein)不續約馬丁尼茲(Victor Martinez),這才真是恢復了波士頓球評的本色。

Trader Ainge,這個充滿諷刺的名號又再次出現在波士頓媒體上。

暑假期間,塞爾提克的佈局就建構在賈奈特(Kevin Garnett)的兩年合約上,但更重要的是塞爾提克希望能夠在這兩年內打造一支能夠爭奪總冠軍的陣容,而這一切都奠基在防守之上。所以,我們找來了有傷但還能防守、能抓籃板的歐尼爾兄弟(Shaq & Jermaine O'Neal),所以吸收了威斯特(Delonte West),這一切都建基於球隊希望能在兩年內追加一面冠軍旗。防守,誰都知道雖然賈奈特號稱球隊防守重心,但真要跟其他球隊的肌肉棒子做對抗,塞爾提克靠的還是六呎十吋的苦工中鋒柏金斯,年紀漸漲的賈奈特才能夠專心的在弱邊補防與指揮全場。甚至,許多球評將柏金斯與控球朗多(Rajon Rodon)當成塞爾提克下一個五年、八年的基石。

這樣的信念,就在幾小時內摧毀殆盡,也許安吉應該改名為卡崔納,不,颶風還有警報,安吉的作風大概只能以超級大地震來形容。

當賈奈特被問到沒有柏金斯該如何時,他是這樣回答的。

「這交易讓我們的禁區變得單薄,但每個人都必須奮起彌補這個缺憾。不光是我,還包括了胖寶(Glen Davis)、爾登(Semih Erden)與哈蘭岡帝(Luke Harangody)都必須一起承擔柏金斯遺留下的工作。希望大小歐尼爾能夠有好消息,但如果沒有,這就是我們的責任。」

此時,賈奈特還不知道爾登與哈蘭岡帝已經不在安吉的計畫之中。

面對金塊隊的比賽,塞爾提克還得從發展聯盟裡找來強森(Chris Johnson)才能在板凳上放著四個能夠上場的球員,主將賈奈特、皮爾斯(Paul Pierce)與艾倫(Ray Allen)表現都不如平日水準,全隊命中率不及四成,籃板更是以38:52慘遭痛宰,震驚恐怕已經不足以形容球員的感受。而原因只是,柏金斯不願意延長合約,擔心球季結束後失去柏金斯,讓安吉決定做出交易。而為了彌補柏金斯的缺口,安吉只得送出更多球員來清出空間,為的是爭取接下來可能被其他球隊給waive的球員,例如墨菲(Troy Murphy)。問題在於,NBA裡有哪幾支球隊會將柏金斯等級的防守中鋒給waive?讓你去對付霍華(Dwight Howard)或是拜能(Andrew Bynum)!

即是我是墨菲的忠實球迷,十年前他還在聖母大學時就曾經寫過墨菲的故事,但墨菲能夠幫我們拿下總冠軍?這玩笑也開得太大了。而且,我們真能搶到墨菲?這種陣容要說服墨菲跟我們一起打拼,要他去跟其他球隊的中鋒玩命?這玩笑也開得太大了。

問題不光是中鋒,送走羅賓森,代表著艾倫與朗多都失去了替補,安吉今年選進來的布萊德里(Avery Bradley)離能夠進入瑞佛斯輪替陣容還有一大段距離,即使對金塊已經山窮水盡,布萊德里還是只能在垃圾時間上場湊數,這讓原本上場時間就過長的塞爾提克球員更是暴露在風險之中。而換來的葛林(Jeff Green)雖然能打三號、四號的位置,但他缺乏切入能力,也沒有單打技巧,三分線更只有沃克的水準還缺乏沃克的膽識(這是好是壞就難說了),也就更別提他的防守。這樣的球員在塞爾提克的陣容裡當然是先發無望,但替補恐怕也讓人提心吊膽。這對非常重視投籃選擇與團隊合作的瑞佛斯而言,可能是個比上個球季的羅賓森更大的麻煩。以瑞佛斯的個性,在葛林學會團隊合作之前,恐怕寧願操死GAP也不會放任這樣的球員在場上為所欲為。這是瑞佛斯之所以能成為個好教練、好導師的原因,但對企圖奪冠的塞爾提克而言,這樣的球員不僅無法加分,還可能是最大的不定時炸彈。

看著葛林的成績單,也許球評該給沃克一些公道,開玩笑,沃克可是連火鍋這項都贏了葛林,就更別提他每場1.2次的抄截(葛林只有0.6)。

「你只能祈禱安吉與瑞佛斯知道自己在幹啥,」皮爾斯接受訪問時說。「我們只能選擇相信他們,我們不能苦喪著臉,不能找尋任何藉口,我只希望新加入的球員能夠明白我們這些球員正在努力的目標,爭奪總冠軍還是不變的目標。」

皮爾斯、瑞佛斯與賈奈特都提到球隊內部激動的情緒,從高中畢業就加入塞爾提克的柏金斯不僅對球員,對球隊的相關人士也都有如家庭成員一般,這樣的打擊實在難以用言語來形容。對這支球隊而言,過去幾個球季都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勇往直前,靠的是全隊的默契與團結,化學效應是最大的關鍵,在球季剩下不到一半的時刻將球隊的防守專家給送走,這樣的決定對塞爾提克的未來實在難以讓人感到任何興奮或是期待。

即使安吉求回華勒斯(Rasheed Wallace),又能幫助塞爾提克與魔術的禁區做對抗嗎?

我從來沒有想過柏金斯的離開,會是除了那年沃克之外最讓人感到不滿的一次。

B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