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1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6年塞爾提克交易來後衛塔菲爾(Sebastian Telfair),在高中與拓荒者隊塔菲爾都身披31號戰袍,當塔菲爾被告知塞爾提克的31號球衣已經被退休時,塔菲爾表示希望能跟麥斯談談,讓出退休背號。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有一回麥斯威爾(Cedric Mawell)與柏德(Larry Bird)在賽前跟老將海耶斯(Elvin Hayes)說:『麥克海爾(Kevin McHale)說他今晚要狠狠的踢你屁股,因為你已經老了!』」,麥克海爾拿著麥克風回憶著當年最喜歡惡作劇的兩個隊友。「當我上場時,海耶斯斜眼惡狠狠瞪視著我,當時我還搞不清楚狀況。在跳球前麥斯威爾突然對我大吼著:『凱文,記得嗎?你說要踢這傢伙的屁股的!』」

「這時候你能怎麼辦?」麥克海爾笑著說。「當時我可一點也不想示弱,我只聽到自己大聲的對麥斯威爾吼著:『是啊,來吧!咱們上!』」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皮爾斯(Paul Pierce)總愛跟我開玩笑說他的球衣會比我更早退休,」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笑著對皮爾斯嗆聲。「今天我在這要對他說:『你來不及啦!保羅!』」

「我不是個情感豐富的傢伙,」麥斯威爾說。「我的父親是個軍人,他教我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別在別人面前顯露你的情緒,這讓我能在職業生涯保持情緒的穩定,我不會太高昂但也不會太過低落。」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八年後,換了新老闆的塞爾提克在2002~03年球季時終於決定退休麥斯威爾的31號球衣,而時間則挑在20031215日明尼蘇達灰狼隊作客波士頓的日子,讓麥斯威爾可以跟其他前隊友一起慶祝這個特殊的日子。

麥斯威爾將成為塞爾提克第22位獲得退休球衣榮耀的球員,也是自1998年派瑞許(Robert Parish)的「00」球衣高掛球館後的第一位。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牽阮的手,兩張嗎?」年輕的售票小姐費力的說著,我愣了好久才聽清楚他說的是我在網路上訂票的電影,這是小溫出生後,我和溫嫂第一次坐進電影院。這是一部我願意花錢看的電影,但當我在網路訂票時,讓我驚訝的是座位只剩下三分之一,而進到電影院後才發現我們前面的四排也幾乎都坐滿了人。

「為什麼施明德現在......?」走出電影院時,溫嫂問我。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986年二月底快艇隊到波士頓花園廣場作客,這是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被交易後第一次返回待了八年的老東家。當現場介紹客隊球員時,滿場的塞爾提克球迷起立為麥斯威爾鼓掌約莫45秒鐘。但此時的奧貝克(Red Auerbach)既沒有起立更沒有鼓掌,對麥斯威爾的不滿表露無疑。

「有回我去找奧貝克,」麥斯威爾退休後,他與紅頭終於在華盛頓特區碰頭。「他輕拍我的膝蓋說:『有時候人總會做錯事情,現在,我決定原諒你。』」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我看到一個湖人隊球員身上著火,而我手上有一杯水,」2010年當塞爾提克與湖人隊再次在總冠軍賽遭遇,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接受洛杉磯時報專訪時說。「我會毫不猶豫地把手裡的水給喝掉!」

「曾經,我一度沒法一口氣唸完賈霸(Kareem Abdu-Jabber)的名字而不感到反胃,」麥斯威爾說。「我還記得當我被交易到洛杉磯快艇隊時,一整年裡我都在主場球迷的噓聲中度過,在洛杉磯被所有人憎恨是對當時我的處境最好的形容。」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塞爾提克質疑我的誠信,他們先是說我沒有受傷,在他們確認我的傷勢後,又中傷我不夠努力復健。我盡我全力復健,但我不懂他們怎能如此惡毒的傷害我,」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接受洛杉磯時報訪問時說。「他們說我是塞爾提克無法二連霸的原因,但是連霸失利也是我不樂見的局面。在這樣的情況下,將我賣走對每個人都好,現在我很高興自己能夠離開波士頓轉到快艇隊來。」

儘管嘴裡說著已經釋懷,但一向管不住嘴巴的麥斯威爾還是話鋒一轉又回到了老問題上。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當與華頓(Bill Walton)互換的交易成真時,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無奈的說。「我已經厭倦整個暑假每個人都問我新球季將要替哪支球隊效勞的問題。我肯定自己拿得到的新球季的薪水,只是我不知道支票上的付款者會是誰而已。」

直到八月底,洛杉磯快艇隊針對麥斯威爾的膝蓋做了第三次徹底檢查,在隊醫確認膝蓋的復原狀況逐漸趕上進度後讓這樁傳了整個暑假的交易終於重現曙光,但最重要的關鍵還是奧貝克(Red Auerbach)決定替麥斯威爾付一半薪水,同時讓出屬於塞爾提克本身的首輪選秀權為代價,終於讓快艇隊點頭同意釋出華頓,讓塞爾提克既補強了禁區也甩掉了紅頭當時厭惡至極的麥斯威爾。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20919173-4195684882.jpg  

這是個塞爾提克隊史上永難磨滅的名字,當世人提到偉大的比爾‧羅素(Bill Russell)時,都免不了要提上這個球員,麥考利(Ed Macauley)。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拒絕參加菜鳥營可能真是我的不對,」多年後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接受訪問時說。「但經過那麼多年,我還有什麼需要證明給球隊看的?我就像是個倔強的小孩,跺著腳大喊著:『我不去!我不去!』,我當時覺得自己會以最佳的體能出現再訓練營並有一個美好的球季。」

「問題出在紅頭(Red Auerbach)身上,」麥斯威爾說。「他跟我一樣倔強!這件事情其實是可避免的,但最後還是發生。我們手上各有籌碼,紅頭握有交易我的權利,而我則有一張四年的保證合約。當初為了顧及薪資上限,我還在價碼上稍作讓步,當我聽到球隊要求我參加菜鳥營時,我感到憤怒、感到失望,更感到被球隊所背叛、感到受傷。就像他們忘了我過去其他的貢獻,我們贏了兩次冠軍、讓球隊起死回生。柏德(Larry Bird)加入球隊之前,我是塞爾提克的得分王,但這幾年,我從第一降到的第六得分選擇,這是每個隊友都知道的事情。」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麥斯威爾(Cedric Maxwell)從經紀人葛林格(Ron Grinker)口中聽到球隊要求自己參加菜鳥訓練營的消息時,深深覺得被侮辱的他一口回絕這項提議,而這也成了壓垮雙方緊張關係的最後一根稻草。

「要求麥斯威爾參加菜鳥訓練營這種事情絕對不會發生在麥克海爾(Kevin McHale)甚至是洛哈斯(Brad Lohaus)身上,」葛林格將問題導向了膚色這個老話題。「這只會發生在麥斯威爾或是甘波(Kevin Gamble)的身上。」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此時遠在西岸的快艇隊也有個惱人的傢伙要處理。七零年代曾經幫拓荒者隊奪冠的中鋒華頓(Bill Walton)一直為傷所困,儘管快艇隊已經幾乎放棄了華頓,但尚未死心的華頓還是積極的替自己找尋出路。根據華頓的合約,只要是快艇隊無法進入季後賽的球季,華頓就有六十天的時間可以成為自由球員,華頓先詢問了同在洛杉磯的湖人隊總管威斯特(Jerry West),但對華頓傷痛史知之甚詳的威斯特拒絕了華頓,最後,華頓撥了電話給奧貝克(Red Auerbach)做最後一搏。

「嘿!如果這傢伙能保持健康,他能幫忙我們!」當紅頭詢問柏德(Larry Bird)時,柏德興奮的說。「去想辦法把他弄來吧!」

, ,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麥思威爾(Cedric Maxwell)對轉任替補球員的態度積極而正面,但一旁冷眼旁觀的球隊高層與隊友可不這麼想。

「麥斯威爾歸隊時身材完全走樣,完全沒有按照球隊的要求做復健,」柏德(Larry Bird)在與魔術(Magic Johnson)合著的傳記說。「我真替他感到羞恥,因為他有那麼好的天賦,當他認真投入比賽時是那麼個非常出色的球員,但他那些冷言冷語,總是讓人心情低落。」

, , , , , , , , ,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